玛纳兹的英灵之书的传说(介绍及评论,初稿,上)

奇幻翻译讨论

版主: nutrari, husy

玛纳兹的英灵之书的传说(介绍及评论,初稿,上)

帖子PUG » 04-03-2004 07:04 PM

需要事先说明的是这个介绍评论还只完成了一半。是的,花了三个月写写停停还只完成了一半。我没有想到要自己写个介绍会这么困难。看来翻译一个评论要容易太多了。可是那些评论又没有能够让我满意。只好自己写。这个既然答应了就应该写完。前一阵因为忙就又放了好一阵。这天有空把故事内容介绍部分整理了一下,发现还是有点长度,而后面的评论部分我自己都不知道何时能写完。所以决定先贴出前半介绍。毕竟拖了好久了。不好意思。

Warning:The review below includes huge Spoilers, reading it at your own risk!

玛纳兹的英灵之书的传说
A Tale of The Malazan Book of The Fallen
By Steven Erikson
介绍和评论 by PUG

在如今,这些灰烬也已冷却,我们翻开古老的书。这些浸着油渍的书页,文词冷漠,叙述着一个疲惫的帝国,英灵们的种种传说。当我翻开英灵之书,呼吸历史深沉的气息,是什么撼动了我的心灵,是什么搅乱了我的思绪?那么,请听,请听这些在微风中传递的言语,这些是我们所有人的传说,反复不息。那就是说,我们是历史的重生,那就是说,永无止息。

随着扉页的这首诗,我们翻开了斯蒂芬 艾瑞克森非凡的奇幻诗史系列玛纳兹的英灵之书的传说。

一年多以前,在还未看这套书时,我已经在几个著名的奇幻/科幻论坛,网站上不断的看到对这套书的赞赏和推荐。众多的评论认为斯蒂芬 艾瑞克森的玛纳兹之书具有非凡的原创性,它开辟了奇幻诗史的新的风格和发展方向;故事充满了曲折和惊人的变化,具有让人兴奋的不可预言性;它的故事场景充满了情感的激荡,让人动容流泪。。。人们在提到他时总是把它和乔治 RR 马丁相比。种种赞誉不绝于眼,而批评的意见又如此少有。因此虽然当时这套书只在英国可用,我还是忍不住,不嫌麻烦的从amazon.uk买了一套(以经出版的前四卷)。嗯,那么对我而言这到底是怎样的一套书呢?Wonderful!(至少美元没有打水漂)

先从系列的名称说起吧。在未看书前,这个系列的名称一直让我困扰。A Tale of The Malazan Book of The Fallen打一开始就让我想到了一部不朽的历史经典著作:History Of The Decline And Fall Of The Roman Empire (罗马帝国的衰亡史)。所以,我总是想当然地以为这套书讲述的是一个帝国的衰亡的传说。直到我看到了系列的第两卷才知道理解错了。通过第二卷中的一位帝国历史学家Duiker,斯蒂芬 艾瑞克森先生明白的告诉了读者他为什么把这个系列取名为A Tale of The Malazan Book of The Fallen:在攻克玛纳兹所属的Quon Tali大陆时,皇帝Kellanved命令Duiker成为帝国的历史学家,他的职责就是记录在帝国的征战过程中,为帝国牺牲的士兵的姓名和史实。他记载这些记录的卷册就叫做The Fallen。因此,这个系列故事其实是关于死者的传说。而在其后所看到的一些斯蒂芬 艾瑞克森访谈也确认了这一点。

斯蒂芬 艾瑞克森告诉我们书名的来处与拿破轮有关。拿破仑在征战欧洲时曾经命令记录下他的军队中每一名战死的士兵的姓名,而记录战死的士兵的名册也就叫The Fallen。同时,这又让我想起另一个著名的奇幻系列-格伦 库克的黑色佣兵团编年史。斯蒂芬 艾瑞克森也是格伦 库克的书迷。在库克的名著中,黑色佣兵团专门有一个史记官的职位,专门负责记录兵团的历史,记述当时发生的事件,以历史来加强佣兵团成员的归属感。史记军官总是需要参与决策,并亲临战场,以便记录第一手的真实事件。而在其后的南方之书中,追溯黑色兵团的历史时,更发现,在神秘的耀石平原上,每一位黑色兵团的成员死去时,他的名字就会出现在平原的一块石碑上。(”这是一种不朽 记忆是一种不朽”)。当然鉴于艾瑞克森自己也承认是格伦 库克的书迷,我们可以说,他的系列名字的灵感也来自格伦 库克的黑色佣兵团编年史。而这只是他从格伦 库克的书中吸取的诸多灵感之一。而通过这个系列的名字,作者也告诉读者他叙述的是一段历史。至少,他希望能写出这样的感觉。

玛纳兹之书的一个特点就是复杂:复杂的故事,复杂的人物,复杂的情节,复杂的历史,复杂的神话...当然,自从罗伯特 乔丹的时光之轮以来,奇幻诗史就是日趋复杂,其后的乔治RR马丁的冰与火之歌,凯特 伊莉洛特的星辰之冠,米歇尔 维丝特 的太阳剑等等广受欢迎的系列无不繁复浩大,但是与这些系列的复杂相比,玛纳兹的英灵之书也是别有特点,它从一开始就将读者抛进诸多事件,阴谋的漩涡之中。众多的角色纷至沓来,但是却没有什么背景介绍。而其它的小说基本上都是从一个点上开始,逐步开始分支蔓延开来变得复杂的。因此读者在阅读玛纳兹之书的第一卷时大部分人总会觉得有些困难,对于许多事情的因果,人物的动机都觉得困惑。一直要到第一卷完结或进入第二卷之后,随着背景,历史信息的逐步揭示才能对整个故事有个大概的认识。而在介绍玛纳兹之书时,由于一开始就错综复杂,总是觉得无从说起。为了方便,我就从玛纳兹帝国的历史开始吧。

玛纳兹帝国崛起于一个海岛城市玛纳兹。一百年多前,Kellanved,强大的魔法师,和他的同伴Dancer,开始着手摧毁统治玛拉兹城及玛拉兹岛的犯罪团伙,在这过程中他们先招募了Dujek,Nok,Aromen等人。随后他们获得了位于玛拉兹城的阿扎始宅院-死亡宅院的认可,进驻了死亡宅院。以死亡宅院为基地,他们攻克和控制了整个玛纳兹岛,然后Crust,Surly,Duiker,Dassem等人逐一加入进来。就这样皇帝Kellanved组建了一个家庭,一起,他们开始建立一个帝国。在皇帝的率领下经历了百多年的征战,他们的玛拉兹帝国逐一征服了大陆上的所有王国,城市国家,部落后,成为了一个强大的帝国。但是,皇帝的雄心远未止于次,帝国的扩张并未就此止步。接着,皇帝将目光转向紧邻Quon Tali主大陆的七城(Seven Cities)次大陆,此时皇帝已经秘密地登上了远古的第一帝国的第一王座,在仅臣服于第一王座的神秘的不死种族T’lan Imass的无敌的军队的协助下,帝国旗帜所到之处无不披靡,便如风卷残云一般攻占了七城。到此时,帝国的力量如日中天,在许多人看来,在皇帝的率领下他们将不可阻挡地攻克整个世界。

但是,帝国家庭也不是铁板一块。早在初期,Surly等几个原Napan王国人加入Kellanved的目的就是想要利用他达到向Unta王国复仇的目的。既然Kellanved当时已经有了帝国的雄心。裂痕还是可以弥补。但是这一次,Surly,前Napan的王室成员也有了自己的帝国雄心。她模仿Dancer的Talon建立了自己的暗杀部队Claw,培植自己的势力,并将自己的名字改为Laseen(在Napan语中就是指女王),其篡位的意图可以说是路人皆知。而在一直顺利的七城战争中又出现了一个震惊帝国的意外:帝国的第一剑,帝国军队的最高司令官Dassem,战死在七城。谣言说这是因为他背叛了神。但是,真是这样吗?或仅仅是这样吗?就在这样的背景下,玛纳兹的英灵之书的传说的第一卷:月的庭院,在暴动被镇压后的玛纳兹城的混乱中揭开了序章,开始了一个个让人心碎,悲泣的传说。

在这里,故事中的几个重要角色在城堡Mock's Hold平台上初次会面,下面是暴动和魔法失控后带来的一片混乱。Ganoes Paran,十二岁,一个帝国纯血贵族,梦想成为一名军人。Whiskeyjack,帝国精英军团Bridgeburner的指挥官,他的一名部下Fiddler,以及未来的帝国女皇Laseen,这时她的篡位意图已经很明显了。正如我们所看到的,Laseen和Whiskyjack水火不容。Paran对Whiskyjack说他长大后要成为一名军人,而Whiskyjack劝告Paran,成为军人是当在其它所有方面失败后,一个绝望的人最后的绝望行动。但是Paran不为所动。

十年之后。Paran如愿成为一名中尉军官,他的驻扎地,一个乡村海滨出现了一起骇人听闻的大屠杀,帝国某骑兵队的百多人和百多马匹被不明的野兽撕碎咬死。同时受害的还有数百渔夫,村民,路人,旅客,但是,在这中间一位渔民和他的女儿失踪了。他们被引发这场大屠杀的两个神秘的人物带走-为了向女皇复仇,颠覆帝国。如何?为什么?没人知道。只知道阴影领域,这近几年才重新出现在龙牌(简单的说就是万神殿)上的王国将帝国卷入了他们的游戏中。力量开始汇聚,新的一轮游戏就要开始了。Paran在调查现场时遇见了女皇的Adjunct(助理,仅次于女皇的权力人物,女皇的手),Lorn。他清白的骄傲引起了Lorn的兴趣,将他调到自己的手下。Paran并不知道这意味者什么。只是为自己能这么快就接近了权利的核心而自得。他还不知道自己成了鱼钩上那扭动的虫子,Adjunct是鱼钩,而女皇牵着线。

再三年。Genabackis大陆,帝国Genabackis大陆攻克战争正艰难的进行着。Pale城外,军士Whiskyjack和他的Bridgeburner第九班看着一场可怕的魔法战的后果,无数被魔法吞噬的帝国士兵留下的盔甲。他们是整个Bridgebourner一千多人唯一活着逃离地道,幸存的四个班之一,其他人全都被埋葬在他们苦挖了几年的山底的地道里。这是毫无疑问又是女皇Lassen对Bridgeburner的又一次恶毒背叛。他们接到命令,在魔法战时必须呆在地道里。难道高位魔法师预料不到魔法战斗的冲击会导致山体滑坡,塌陷地道吗?在战后的废墟和混乱中,九班的班魔法师Quick Ben对一个将死的高级魔法师施行了一个移魂术,将他的灵魂转移到了一个木偶上。开始了他们向背叛者复仇的第一步。同时,Genabackis大陆战役的最高指挥官,将军Dujek 也感到女皇的背叛原来越明显,他和他的前指挥官在帝国的战役计划外开始形成他们自己的计划。

在Darujhistan,帝国攻克战役的下一个目标,Genabackis大陆十二个自由都市的最后一个,世界上最宏伟,最富有的城市里,人们为了即将来到的战役而纷纷寻找自己的应对之策。市议员Turban Orr为了保全性命财富,想要和平的成为帝国的一部分而努力拉拢其他人,排除异己。同时,几个刺客,街头混混,想要向他挑战,除掉他,恢复自己的朋友Coll应有的地位和财产。而真正控制Darujhistan的魔法师/牧师的秘密组织的领袖,高级炼金师Baruk在秘密的安排对付帝国的方案。而Kruppe,这个表面上让人歇斯底里,其实控制着整个Darujhistan的地下社会的幕后神秘人物,也有他的计划。城里的刺杀行会却还依然缄默。他们又会怎么选择?接手女皇的订单,为她打开Darujhistan的大门?而一枚硬币在空中旋转,敏感的读牌师们发现机运的双子神抛出他(她)的硬币,加入到游戏中来。一个街头男孩拣到了这枚硬币,成了机运双子的爪。他又会给即将到来的Darujhistan战役带来怎样的变局?双子的硬币有如落入池中的石子,激起涟漪荡开,在万神殿中引起回响。

Rake,远古飞行城堡,月巢的领主,黑暗骑士,黑暗之子,黑暗家族的防御者,强大的上位存在,从在Pale于玛纳兹帝国的高位魔法师们的战斗后撤退到Darujhistan。他将在这里再次帮助自由的人们抵挡帝国的攻克。但是他已经失败过一次了。为什么这次就会不同了。他长久以来一起抵抗帝国的同盟Brood和血剑,却只在暗地里隐约可见,他们有分歧吗?分歧又多大?而象他和他的伙伴Brood那样强大,不朽的上位存在为什么要帮助Darujhistan。他们的目的何在。

在Darujhistan城内荒废的古庙中,一次黑暗中的势力冲突,鲜血无意中撒落在古老的祭坛,一个被遗忘的古老的神从十万年的沉睡中苏醒了。他又有什么样的意图呢?

Paran,在三年的服务后得到一个指挥职务,他将指挥Bridgeburner的第九班。但是他在离开爪之前还要为Adjunct做一件事:帮助她找到并杀掉Bridgeburner第九班的那个被神占据的女新兵。那个神正是导致了三年前海滨的大屠杀的两个阴影领域的神之一。但是Adjunct的目标就仅仅如此?在这场猎杀游戏中,他没有注意到他不仅仅是Adjunct的工具,也成为了其他上位存在的爪或猎物,机运的双子神早已微妙的牵动着他(她)的线,而阴影王国的力量直接找上了他。。。

但是AdjunctLorn有她自己的计划,她和一个失去了部落的T’lan Imass,Tool,将完成女皇的命令释放一个Jaghut 暴君Raest-他被他的许多Jaghut同胞和T’lan Imass联手囚禁了数十万年。他是如此的古老,强大,现在的神在他面前就象孩子一般。一旦他醒来,他将不可避免地和Rake有一场大战,他们的力量的直接冲突的直接结果就是整个Darujhistan大陆的粉碎。谁能够阻止她?或谁能够中立Raest阻止一个大陆的消亡?

时空交错,在一个凡人的梦的世界中,几个古老的灵魂因为命运而绑定在一起转生。一个强大的新生命诞生了。她带着被背叛的三个灵魂,无数生被背叛的记忆而生,带着对生命深深的爱而生,带着不死之族T’lan Imass三十万年的期望而生,带着一个凡人母亲扭曲着爱和恨的感情而生。聚集的号角将要响起,对于凡人,它表示着这本以在生灭边缘晃动的世界又添变数,对于T’lan Imass,那预示着的是湮灭和最终的安息。而Paran又将如何面对他死后又迅即转生的情人?

众多的存在有意或无意地卷入了帝国将发起的对Darujhistan的攻克战。每个都有自己的计算。计划中包裹着计划,阴谋中埋藏着阴谋。这些阴谋,背叛,谋杀。。。最终带来的是将混乱。凡人,上位存在甚至神的血将溅撒。。。在这些混乱的背后似乎隐约可以听到锁链颤抖的声音,被链铐了数十万年的神-残破之神,坠落之神-在笑。。。

斯蒂芬 艾瑞克森在一开始就把读者抛进了一系列事件的中心,各种信息纷至沓来,让读者应接不暇。有时甚至觉得无法理解故事。不知道人物处于什么原因作出行动。也不知道这些事件的前因后果。从开卷起,作者就在不同的人物,,不同的事件中跳跃。没有对他们做任何解释。但是是这只是最初的印象。实际上艾瑞克森清晰的把握了故事的脉搏。将人物,情节以相当精巧的手法挥舞成精细的图锦,将故事的全貌展现在读者眼前。只要看下去就能逐渐明白起来。哦,是的,并不是所有的谜团都在第一卷就得到解答,这毕竟是一个系列,背景信息随着每卷的展开会逐渐清晰起来。

艾瑞克森的传说是复杂的。在每一卷书中可以有多达七八条情节线在并行进行,视点人物或主角也多达十几位,配角就更不用说了。但是,玛纳兹之书系列的每本书在某种程度上都可以独立成书。每卷书的各个情节线在结尾时要么结束,要么告一段落。他不仅能把几条主要的情节线巧妙的拎合起来,而且许多细小的情节也处理的干净利落。他对情节的推动也是相当快的。各个主要角色结局在故事结束时也都有明确的说明。当然传说还没有结束,我们还会在未来看到他们。总之,它的每卷中都没有突兀的结束,让你急不可待的看下一卷,它们在某种程度上是自包含的。

当玛纳兹之书的每一卷故事都是自包含的。它们也就有各自所要叙述的主题故事。正如上面所介绍的第一卷月的庭院围绕着帝国对自由都市Darujhistan的攻克战展开。在第二卷死亡宅院的门讲述的是七城次大陆的反叛。玛纳兹帝国的第七军护着玛纳兹难民千里逃亡。第七军将士以他们的鲜血和生命使CHAIN OF DOGS诸战役成为一个不朽的传说。Paran的小妹妹Felisin被她的姐姐Tavore,女王新的Adjunct,发配到七城附近的Orataral岛的矿山中做苦力。她在反叛的当天和同伴Heboric,Baudin逃离矿山。怀着对姐姐和帝国刻骨的,无理智的恨,她被发动反叛的天启,同样只知道杀戮和恨的女神看上,成为了她的Avatar,选中者,并成为叛军的首领。同时Bridgeburner的两个士兵,Fiddler和Kalam也远渡重洋返回Quon Tali大陆刺杀女皇。他们想要纠正一个错误。让正确的人成为皇帝。在位于反叛力量中心,女神所在的Raraku沙漠,此时传出一个谣言:一条上升的路打开了。任何一个形变者(Soletaken)能够通过这条路就能上升成为所有形变者的神,无数的形变者为此往这里聚集。同时,Mappo,和他失却了记忆的朋友,强大的上位存在Icarium,为找回他的记忆而永恒地流浪,也来到了七城,与Fiddler相遇在沙漠风暴的战斗中,无意中卷入了人,神共同挑起的混乱中。在这一卷中,斯蒂芬 艾瑞克森真正展示出了他的功力。爱,恨,背叛,忠诚,低贱,高贵,卑贱的生,壮烈的死。。。种种矛盾的品质和理念激烈的碰撞,在读者的心中留下了那样的痕迹,很难有读者不为之动容。激荡的情感在掩卷后久久不能褪去。这一卷是纯粹的悲剧。当最终的忠诚得到的是那样的背叛和践踏,当窘境中的爱带来那样永世无法抹去的悲伤,当野蛮和恨带来的是那样的无理智和破坏。。。但是我真的爱这本书。斯蒂芬 艾瑞克森叙述了那样辉煌的战斗,那样心碎的场景,如此鲜明生动,可爱可恨的角色,我简单地欣赏死亡宅院的门的每一页。

第三卷:冰的记忆,继续Genabackis大陆的故事。第二军的全体将士被女皇宣布为”非法”,他们和他们的前对手,黑暗骑士及Brood,睡女神的战士,结成了临时的同盟,去对付一个更加迫在眉睫的危机。在大陆的南部,一个狂热的宗教帝国在迅速升起。在神秘的先知的煽动下,整个国家的人民都变得疯狂。他们除了宣传他们的宗教外不再做其它事情。因此,饥荒散布。他们以人肉为食的疯狂的军队攻城掠池。所到之处,一切都化为废墟。两个前对手都同意这个帝国是对文明的威胁,必须消灭。他们联合起军队,跨越半个大陆,向遥远的南部行军,去击溃先知的军队。在路途中他们还希望能及时赶到解救受到围困的Capustan。但是临时的同盟是不稳定的,他们似乎随时可能翻脸去掐对方的喉咙。信奉战争之神-野猪神Fenn的灰衣佣兵团被雇佣来防卫Capustan。他们期望能拖到解救的到来,但是最终却不得不面对一场未想象到的血腥的战斗和屠杀。同时Paran指挥下的Bridgenurner的残余部队,要前往白脸部落的酋长,希望能说服Barghast部族成为将军Dueker的军队的同盟。而银狐-T’lan Imass的召唤者,发出了聚集的号令,对于T’lan Imass,在释放他们之前她还有自己的计划。年青的Toc在与Paran的旅程中被木偶魔法师扔进了混乱中,被远古的冬天的狼神看见。它把Toc送回了他的世界。而届由Toc的身体,古老的战争之神也同时返回了它阔别了十万年的世界。但是Toc出现在Genabackis大陆的远南方,在那里他与Tool不期相遇,Tool告诉Toc,Lorn的计划失败了并死了,随同妒忌女士,这位古怪的上位存在,及她临时强征的三个Seguleh仆人,非人般的可怕剑士,及一条巨狼,一条巨狗,当然还有Toc体内他不知道存在的狼神,他们一起越过先知的疯狂帝国前往北方。Toc想返回Dujek的军队,Tool想加入“聚集”。当然,女士,她的临时剑士仆人,以及狼和狗都对这次集体远足各怀目的。汇聚向先知的军队的力量是可怕的。然而,先知,这位疯狂的发起者,不仅他的先知面目也只是一个伪装,而且他还有残破的神的支持。残破的神用混乱的毒力污染了所有领域,无论是人,还是神都难以有效的使用魔法。而且甚至连众神都为之恐惧的是:他已经正式提出要在龙牌上建立一个房子,一个家族。。。最终的战斗是惨烈的。在这一卷中,斯蒂芬 艾瑞克森没有停止他在死亡宅院的门中开始的对读者的感情的拨动,令人心动,心碎的场景一幕接着一幕。友情,亲情,爱情,战友情谊,悲哀和欢笑,天涯团聚和生死离别,恨与宽恕,堕落与救赎,理解与包容。。。炽烈的情感在文字之间激荡不息,让人的呼吸都为之梗塞。事实上,我不知道在死亡宅院的门和冰的记忆中我更欣赏那一部。死亡宅院的门是一个帝国的悲剧,压抑的感情中燃烧着愤怒;冰的记忆更加个人化,那是每个人失去的悲伤,深深的哀思。

同时,在这一部中玛纳兹的世界更多的背景信息被揭示出来,我们也对龙牌,对万神殿有了一个更加清晰的认识,我们也更加深入的了解从第一卷就认识的角色。当然,更加重要的是整个系列的主线开始揭示出来。数十万年前,暴君Kallor统治着一个广大的王国。他数十方的奴隶不堪忍受他的残暴的统治,发动了绝望的反叛,但是他们自己无法对抗暴君。最终他们的魔法师集合了所有的力量施行了一个召唤仪式,自遥远的异世界召唤了了一个异界的神。也许这个神是出于好奇,也许是落入了召唤仪式形成的陷阱,不管怎样,最终这个神被迫穿越深渊的裂隙,混乱的伤口,进入了一个陌生的世界。降临是残酷的,对于异界的神,对于那些绝望的人,对于整个大陆,对于这个世界。神,由天空坠落,撕裂的身躯散落在大地的各个角落,他痛苦的哀号响彻整个世界。坠落的冲击直接摧毁了那些绝望中求生的反叛者们,整块大陆的生灵都遭受了这场巨大的天灾,其中也包括许多古神。为了这个世界的安宁,世界的诸神合力将他链铐在大地深处。所遭受到的无尽的痛苦和囚禁让异界的神憎恨这个世界,使他变得疯狂。他被称为被链铐者,坠落的神,残破的神,疯狂的神。他虽然强大,却因为他的伤和痛苦而无力干涉这个世界。但是,在十万年的囚禁后,他最终能够修复自己残破的身躯,恢复到足够的力量开始对这个世界的复仇。在龙牌上建立一个家族以便建立更强大的力量是他复仇的第一步。由此,他正式地卷入了上位存在的权力游戏中。因为龙牌的主人虽然还没有正式决定,但其实已经默认了他将接收被链铐者进入万神殿并允许他在龙牌上建立自己的家庭-锁链家族。正如Raest在冰冻宅院中对Paran说的,他所要面对的所有战争都是同一场战争。玛纳兹之书所叙述的所有传说也都是一个故事:玛纳兹的世界和被链铐者的战争。

第四卷,锁链家族,叙述女皇的新Adjunct,Tavore指挥的第十四军,到神圣沙漠Raraku镇压反叛军的故事,同时她的妹妹Felisin,旋风女神的选中者,率领着比她姐姐强大数倍的军队在Raraku等待着她的到来。荒漠行军是十四军由一只新军团在火与血的锤炼下成为一个传奇的开始,而这段时间也是选中者的军队内部阴谋激化的过程。旋风女神得到碎裂的古领域Kurald Emurlahn,也即是阴影领域的一块较大的碎片,并借此变得强大。但是这块强大的力量领域的碎片并不是仅有她想要控制。残破的神为了建立自己的家族,也需要一个立身的领域王国-Paran,最终接受了自己是龙牌的主人的事实,在认可Barghast的原始祖先精神上升为神后,又准许了残破的神建立一个王国的请求。残破的神的代理在Raraku,反叛军队的中心策划着背叛,而现在占据了阴影领域王座的神,阴影王座和刺客之神也不会任由其它上位存在威胁他们的地位。为了揭开变异的Talon的威胁,阴影领域的刺客之神委托暂时居住在这个王国的Kalam去Raraku调查。同时Cutter和他心中的爱,前渔夫的女儿,现在正处于上升中的Aspalar也接收了刺客之神的任务前往Raraku。Tull,一个被流放的Tiste Edur和一个被从仪式切断的T’lan Imass相遇在一个陌生的领域/王国,两个背离了他们自己人民的道路的灵魂开始他们共同的旅程。在Raraku,一首歌在升起,它是Bridgeburner的精神颂歌,它在呼唤Bridgeburner的回归。在这首歌中,Bridgeburner上升,在这首歌中,沉默了无数纪的神圣沙漠Raraku将升起。在这场纷乱的中心是两个女人,两姐妹:当她们的家庭已经被它的孩子们亲手撕裂,她们将切断她们最后的连接。相比前两卷,这一卷中没有大规模的战斗,也没有可怕的魔法对抗。这一卷是纯粹的个人的旅程,是身体上的,也是精神上的。对于十四军的每个新兵,这是成长的旅程;对于老兵Fiddler这是回家的旅程,正是在Raraku诞生了Bgridgeburner;对于将军Gamet这是找到信心的旅程,对于Tavore,这是失去与孤独的旅程;对于Felisin这是逐渐丧失自我的煎熬;对于Loric这个掩饰做凡人的高级魔法师的,光的家族防御者,强大的上位存在,神Oric的儿子,这是寻找父亲的旅程;对于前牧师,前历史学家Heboric这是找回信仰的旅程。。。没有情节的剧烈起伏,也没有激烈的感情激荡。有如平静的水面下的潜流,压抑,焦虑和悲哀弥漫着整个旅程。甚至结局的战斗都带有反高潮的特征。这一卷的另一个特点是,斯蒂芬 艾瑞克森一改以往多线情节并进的手法,在开卷的前四分之一的的第一部分中,集中叙述了第二卷出现的一个小角色:一个来自Genabackis大陆的野蛮战士如何了解世界的旅程。对于我个人来说,这是整卷书的最大败笔。这个傲慢,目空一切,动辄挥拳摆剑的肉块是如此让我厌恶,在未来的故事中我唯一会想看到他的地方就是他是如何被其他人揍成烂肉的。(Hood’s ball under stone!这一本我实际上是买的大平装,比市场平装可是要贵一倍的。偏偏还有近三分之一让我看得起烟。)

写到这的时候,第五卷:午夜潮已经出版了,大致说来它接续了第四卷末尾,即Tull在第一王座的大殿中开始讲述他的故事。一个全新的大陆,全新的人物,时间也是在已经出的前四卷的前面。可以看作一个外篇。但是里面的人物将在未来的故事中出现,并扮演重要角色。

(To be continuing)
Winter Is Coming !

"The wolves will come again," said Jojen solemnly.
"And how would you be knowing, boy?"
"I dreamed it."
PUG
正式会员
 
帖子: 42
注册: 03-17-2002 10:42 AM

帖子ccxx » 04-05-2004 01:02 PM

啊,真及时呢,我正好准备开动这本书。。。
对了,中间似乎还有个中篇BLOOD BELLOW吧,那个怎么样呢?呵,这个一本也够长
ccxx
老会员
 
帖子: 235
注册: 05-31-2003 09:08 AM

帖子MyriadStars » 03-14-2007 11:26 AM

刚写了第一部的书评,不知pug能否指点一二。
http://www.trzj.org/bbs/viewtopic.php?t=7768
头像
MyriadStars
wielder of the art
 
帖子: 2614
注册: 02-21-2002 05:48 AM

Re:

帖子Timo_Nidhogg » 11-30-2007 08:35 PM

MyriadStars 写道:刚写了第一部的书评,不知pug能否指点一二。
viewtopic.php?t=7768
Timo_Nidhogg
初级会员
 
帖子: 3
注册: 11-30-2007 08:23 PM

Re:

帖子Timo_Nidhogg » 11-30-2007 08:35 PM

MyriadStars 写道:刚写了第一部的书评,不知pug能否指点一二。
viewtopic.php?t=7768
Timo_Nidhogg
初级会员
 
帖子: 3
注册: 11-30-2007 08:23 PM


回到 翻译讨论

在线用户

正在浏览此版面的用户:没有注册用户 和 1 位游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