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团,前两周发生了什么事……

TRPG活动区

努努团,前两周发生了什么事……

帖子乌雷诺斯 » 09-19-2003 06:31 PM



  “他们昨天半夜来的,行为十分奇怪。而且那个女孩看上去和他们不是一伙的,不和他们说话。”

  “不是一伙的却坐在一起?”

  Liazzy抬起头,用红眸着逼视老亨利,老亨利看到Liazzy的眼眸,一下子呆住了。

  虽然红色眸子的人并不是没有,但是像Liazzy这样闪烁着诡异红光的却并不多见,显然这个家伙继承了来自远祖的恶魔血统。现在这两道

令人惊悚的目光锁在了酒店老板的脸上。

  “我的午餐……”Lamue的声音在旁边响起,替老亨利解了围。

  “让你的伙计们先上菜,你在这儿陪我说话……”Liazzy依然不死心,伸出手想要抓住老亨利,却被Piest挡开了。

  “快点去准备罢,我们都要恶瘪了。”牧师这样说道。

  Liazzy皱皱眉头,无聊的望向临桌。

  桌边坐着四个高大的男人和一个颇可爱的少女,那几个男人在酒馆中也压低着宽檐帽裹紧斗篷,在这种天气里穿成这样的想必是像Liazzy

一样想要掩饰什么吧。而那个女孩,真的只是个十几岁的小女孩而已,总之和其他人完全的格格不入,神色也不是很自然。因此,Liazzy才会

花五个金币的大价钱向酒店老板打听关于他们的消息,甚至不惜露出自己魔裔的特征来。不过,似乎不大成功。

  他们应该也注意到了吧?Liazzy看了看自己的队友们。Lamue,一个人类的女战士,是Liazzy从小的玩伴,也是唯一一个从心底里不曾介意

Liazzy红眸的人类;Piest,太阳神的牧师,不管发生什么事,他的面容都如冬日的阳光一般温馨;晨星是一位优秀的法师,只是有时稍嫌冒失

,但是他优秀的魔法天赋足以应付由此产生的任何麻烦;而队伍里的另一位女士--那笙,这位月精灵的Selune牧师则完全不知跑到哪家商店

去挥霍金钱了。

  这是一个让Liazzy还算放心的冒险队伍,至少目前如此,最重要的是,他们并没有厌恶Liazzy的红眼睛。

  但是,现在他们为什么都如此专注于桌上的食物呢?

  饭菜渐渐的铺满了整张桌子,这时老亨利又走了回来,似乎刚才因Liazzy诡异的眸子造成的惊骇已经平复了下来,他开始继续刚才的话题



  “还有一件事,就是他们昨天半夜来的时候,有另一个家伙。”

  “这有什么特别的?”Liazzy眨眨眼。

  “那个家伙我没有看到脸,但是很奇怪。我也说不出是哪里奇怪。今天他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Liazzy愣了一下,随后摆出一副沉思的模样,“没有脸?果然奇怪。”

  除了Lamue以外的其他人都停止用餐,看着Liazzy。Liazzy则对大家比划着一张平平面孔的样子。

  晨星摇摇头,叹了口气说:“那可能么……”

  老亨特笑笑,走开去了。其他人则开始兴高采烈的进餐,似乎已经把“没有脸”的人忘记了。Liazzy最后瞟了临桌一眼,嘟哝一句:“可

能会出事呦。”就也加入了扫荡食物的行列。

  就在这时,临桌那个背对着他们坐的少女一下子跳起来。

  “救救我!求求您,女士!救救我!”

  她一边喊一边向Lamue身后躲去。

  Lamue含着一口食物,愣愣的瞪着那女孩。Liazzy则一头栽向桌面,“果然如此……”

  其他伙伴连忙警惕的站起来。

  一个看起来像是头目的男人站起来,轻轻揭开斗篷,露出里面雪亮的铠甲和长剑。

  “少管闲事,兄弟。”他的脸始终在帽檐的阴影下面,不过你们依然可以隐约看到他右眼上的眼罩。

  Liazzy皱了皱眉,也站起身来,“我们还没说要管闲事呢,伙计!”

  Lamue好不容易吞下食物,把女孩拉到身后,问道:“怎么回事啊?”

  女孩抽抽噎噎的说了一大串什么,大家似乎没听太明白,但是眼前的情况显然已经不容他们闲谈了。

  临桌的几个男人都站起来,露出强健的肌肉和武器。晨星也把手伸向自己的法杖。

  “希望我没认错人,比利?”Liazzy用试探的语气说,“如果是你,就应该知道我向来懒得管闲事。”

  “原来是老朋友啊Liazzy,”对方似乎看出了眼前这魔裔的身份,“这次事情你们别管,自然有你们的好处!当作什么也没发生,这样对

大家都好。”

  同伴们的目光投向Liazzy,他眨眨眼,似乎并不喜欢被对方称为“老朋友”。

  “那女孩没有找上我,所以这话你对我说没什么意思。”Liazzy的手在斗篷下移动着,轻轻触到一个把手,那是一根覆皮的闷棍--

Liazzy最常用的武器。

  “别炫耀你的妖怪眼睛,当作什么也没看到吧。这次酒我请了,当我欠你个情。请你的女伴把女孩还给我们。”对方显然已经开始不耐烦

了。

  “我说了可不算。”Liazzy吹了声口哨,然后望向Lamue。

  “我可不想找什么麻烦。”比利露出威胁的眼神,大声吼着:“凯瑟琳,快回来。我只是想带你去见你妈妈。”

  凯瑟琳对lamue哭诉:“他们杀了我爷爷,我再也见不到爷爷了……”

  “可是她不是那么说的。”Lamue终于有点搞清状况了。

  “那个死老头子挡住了我的路,挡我路的没一个能活!”比利握住了剑柄。

  “挡你的路?一个老爷子挡你比利的路,还真是不简单呐!”Liazzy嘲讽的笑起来,“你被一个老爷子挡路,也真够逊的了。”

  “那家伙就像苍蝇,我嫌烦。”比利挥挥手。

  “所以就捻死了?这倒真的像你,比利。”Liazzy的手从闷棍上移开,向腰的另一边移过去,那里悬着一支精制的细剑。

  比利似乎听出liazzy话中异样的味道,小心的紧盯着他的每个动作。

  “反正……这个女孩我不能交给你。”Lamue含怒说道。

  “我的上司说不能交给你耶,”Liazzy抖抖拿剑的手腕,说道:“我不想和你作对,就像你不想和我作对一样吧?那女孩身上有什么藏宝

图?还是……一笔让人流口水的遗产?你捉她,究竟想要什么?”在说话的功夫,他已经渐渐的向那些人身后绕过去。

  “我说了,只是她妈妈想她了。比利从不说假话。”

  “我没有妈妈……呜呜呜呜……凯特只有爷爷,爷爷死了……”凯瑟琳哭喊着。

  “妈妈?”Liazzy开始的向对方接近,“在哪里想她了?地狱?还是深渊?”

  “佣兵的规矩你也懂。这个不能说!把女孩给我!”比利把剑拔出一半,他的同伙们也做出同样的事。

  “收起你们的剑,否则让你们鼻子上开花。”晨星抑制不住怒火,大声叫道。

  “女孩哪里都有,别碰我的头儿要护的!”Liazzy的声调突然尖锐起来,细剑也移出披风,剑锋在空气中轻轻抖动,“或者……你打算让

这女孩在你那颗臭头上踩几脚!”

  对面的Lamue同意的点点头,也抽出自己的长剑。

  “他妈的!还真不识相!”比利低声诅咒,随后向同伴叫道:“上!放倒他们!”

  但是他的动作还是慢了一点。只见晨星激烈的挥动着手臂,在空中绘出一连串复杂的图案,随后一团巨大的火球向着比利滚过去,酒店的

地板一下子烧起来,熊熊的火舌舔着桌椅。比利避让不及,被火球正面撞到,他一声尖叫,跳到半空中,手里的剑因为灼热而拿捏不住,落在

地上,披风和衣物也随之燃烧起来。

  “比利!”他的几个同伴一拥而上,努力的帮助他扑打着身上的火焰。

  Lamue等人护着凯瑟琳向酒馆门口退过去,Liazzy却趁对方聚作一团的时候点燃了一个油瓶丢进人堆。

  “你们要纵火啊?!”Piest觉得同伴们都疯了,撇撇嘴说道。

  这时比利身上的火已经被合力扑灭,那几个男人纷纷冲过来,Lamue挥剑迎上去,竟然没费什么力气就阻住了他们。但是比利却找了一个空

子,硬闯了过来,大家阻挡不及,被他冲到凯瑟琳身边,一把抓住了小女孩。凯瑟琳又抓又踢,可是怎样也挣脱不了比利的掌握。

  “你们停手了吧!”比利的双手紧紧钳着凯瑟琳,“别给我添麻烦……”

  但是他的话还没说完,身子就僵在空中,仿佛被定了身一般。Piest站在他身后,手掌贴着他的后背,满意的看着自己神术的成果。

  同伴们纷纷舒出一口气,“好了,你们都不要动!”晨星和Piest同时说道。

  比利的同伙看着Piest,露出恐怖的神色,其中一个飞快的冲过几个人身边,向门口跑过去,一边跑还一边回头看着牧师。刚刚到门口,就

撞在什么坚硬的东西上,被弹了回来。

  “都不准动。全部放下武器!这里是银月城辖地。”门外走进几个全副武装的男人,都平端着大十字弓对准着屋子里的人,“酒馆老板说

这里有殴斗,看起来不只是殴斗啊!你们想烧了这个村子吗?!”领头的人说。

  Liazzy识相的举起双手,同时低下头来想要掩盖自己的红眼睛。

  晨星走上前去,说道:“对不起,我们只是教训几个欺负小孩子的人,做得的确有点过火,请见谅。”Piest则急匆匆的施展了一个降水术

,努力挽救酒馆烧得一塌糊涂的地板。

  但是对方似乎对法师的道歉充耳不闻,那个领队一招手,一个守备队员按住了法师的手,随后领队亮出了银月城守备队的徽章,“把法术

材料包、卷轴还有法术书交出来!所有人把武器放到地上!大法官和陪审团会给你公正的。”

  这时,一个穿着革甲的精灵女孩出现在门口,领队警惕的问:“你是谁?和这些人什么关系?”

  “我我……嗯,骑士大人,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呀?”那个女孩的声音吸引了大家的目光。

  “那笙回来了。”Piest小声说。

  “不,不,我不是骑士。”那个领队在那笙的眼前涨红了脸,“有人报警说他们在这里打架纵火,我要带他们回银月城审判。”

  “我是Selune女士的牧师,这些是我的队友,我刚去买了点……私人物品。”那笙说道。”他们是好人,我可以保证,对于给您造成的麻

烦真实对不起。”

  “那……这是我的责任。我必须把他们带回银月城。”领队有些为难的说,“不管您怎么说,女士,他们必须和我走。你要一起去吗?”

  “我当然知道这是您的职责,我想我能和您一起去会有些帮助。”那笙看看自己的同伴们,那些家伙全都垂头丧气的。

  在领队的授意下,一个守备队员上来收走了你们的武器,然后把法师的两个大拇指绑起来。几个伙伴就这样跟比利他们一起变成了俘虏。



  不知不觉中已经渐渐入夜了,太阳从西边滑落。惨淡的月光从薄薄的云层后面一丝丝渗出来。原本高大挺拔的大树在如此地月光下阴影幢

幢、鬼祟起来。原本热闹的蝉鸣蛙叫,不知为什么禁了声,你们走路的沙沙声穿过树林的影子再飞回来,已经带上了沁凉阴森的气味。

  这个向着银月城进发的押送队已经走了很长一段路程,路上遇到了几次银月城的巡逻队,而那个领队似乎认识很多人,每次都能跟对方亲

切的打招呼,其他人都叫他Allen。

  这期间,几个伙伴一直被五花大绑的丢在一辆大车上。

  Allen擎着火把走在前面,他说走过前面的峡谷就可以看到银月城了。但是一股浓雾不知从哪里出来冒出来,不久就漫过了整个路面,把众

人严严实实地包裹在里面,尖锐的笑声在四面八方响起来,仿佛能刺穿耳膜。守备队员们惊慌四顾手忙脚乱地拔出剑来。只有Allen还算镇静,

指挥士兵把犯人围在了中间。

  “不正常的雾啊……”晨星抱着被绑住的双手,摆出松鼠一样的姿势来。

  “πρфΟД!”Piest低声念出一段咒文,“Detect Magic!”

  “为什么用这个?”晨星听出法术的内容,奇怪的回头问。

  “看看是不是魔法造成的雾气啊。”牧师不紧不慢的回答,但是立刻就看到自己和同伴身上亮起各种稀奇古怪的光,显然那是一些魔法装

备的反映。他摇摇头,无奈的叹了口气。

  Allen警惕的望着四周,低声说道:“大家小心,这里有鬼!”

  “鬼?是不死生物吗?!”那笙声音打颤的问。

  “我是说……有问题……而已……”Allen有些气结的回答。

  而且为什么作为一个牧师还会怕不死生物呢?不过这一句Allen没问出来。

  突然,一个黑影从雾气中扑出,打在Allen的火把上,火把被打落在地,熄灭了,四周顿时陷入一片黑暗。Liazzy眨了几下眼睛,恶魔血统

带来的礼物立刻发挥了作用。他看到那个黑影和队长扭打成一团,不过Allen似乎还不会在短时间内被轻易击倒,几个士兵开始摸着黑给他和几

个同伴解除捆绑。这时Piest的声音突然响起来:“πρфΟД!Light!”他手上的盾牌立刻发出微弱的光。

  在光线的帮助下,一个士兵轻易的解开了Liazzy的绑绳,Liazzy接过另一个士兵递过来的武器,对着战斗的位置开始吟唱咒语:“πρф

ΟД,Dancing Light!”四个鬼火一样的小光球飘到Allen和那黑影的头顶,他们仿佛舞台上的小丑一样在灯光下扭在一起。

  Piest拿着发光的盾牌和锤子向战场冲过去,但是一路上磕磕绊绊,最后挥出锤子时还差一点摔倒,硬头锤砸在他自己脚边,把他吓了一跳



  “鬼……”那笙声音颤抖着,她掏出圣徽,高声喊出Selune的名字,那黑影全身一颤,宛如经历着什么噩梦似的,近乎疯狂的逃开,却被

Allen从背后一剑砍中。不死生物仿佛被这撕裂躯体的一斩唤醒,飞身扑向那笙,那笙惊叫着向后一跳,避开那致命的一记挥击,已经惊出了一

身冷汗。

  黑影还没稳住身体,就有一点闪光从他身躯的正面冒出来,那是Liazzy的细剑,他一击得手之后,不等对方回身反击,就远远的跳开,却

近乎骇然的发现自己刚刚在对方身上戳出的窟窿在眨眼只见就消失了!

  “是不死生物!”Piest看到那笙的驱散对黑影产生的效果,大声喊道:“用法术对付他!”

  于是,在Allen和Lamue的掩护下,Piest、晨星和那笙开始使出浑身解数来对付那个黑影。伴随着晨星一声“Magic Missile”的高呼,几

颗光球飞速的撞击在怪物身上,怪物终于悲鸣一声,渐渐的融入周围的雾气中。不一会儿,雾气便消散了。



  秋天说来就来了,一阵凉爽的夜雨润湿了大地,驱走了夏日的火气。原来嘈杂的蝉鸣声音消逝了,换之以雨点打在石板路上的沙沙声。从

铁栅栏中吹入的风带着沁凉的味道,而不是原来那种焦热的暑气。不过原来还算是洁净干燥的拘留室却十分潮湿了,这种环境真的很不利于休

息。

  “为什么我们帮他打败了妖怪还要被抓起来呢?”Lamue一脸郁闷的说。

  “为什么那笙就可以和Allen一起到街上闲逛呢?”Liazzy学着Lamue的调子说。

  “对啊对啊,银月城的街道呢!”

  “北地的明珠呢!”

  “这两个人还真是闲啊……”Piest铁青着脸说,立刻发现自己说话的调子也跟他们一样了,于是越发的郁闷。

  “唉……不知道那个孩子怎么样了……”Lamue想起向自己求救的小女孩,进城后她就被Allen带走了。

  “嗯……这里应该很安全……她不会有事的吧。”Piest有点不确定的说。

  晨星插进一句:“我想,现在最应该担心的是我们自己才对。”

  “嗯……我还希望她能为我们做证啊……”Lamue说出自己的想法,然后有点苦恼的看着同伴们。

  “没什么好担心的,我想,”Piest觉得在银月城里不安全的话,就没有什么安全的地方了,“除了……”他看看坐在旁边发呆的Liazzy。

  似乎Liazzy的魔裔血统给这个队伍带来了不小的困扰。

  “我能维持半个小时不被人识破,这段时间……解决得了吗?”Liazzy说。

  “解决?解决什么?”Lamue有点不太明白。

  Piest指了指Liazzy的眼睛:“难道你不知道其他人对泰夫林的态度么?”

  “不知道呀……”Lamue的回答令其他人为之气结,“我们小村里的朋友们,都会和Liazzy一起玩的呀……”

  “会有办法的,”Liazzy念叨着一头钻进睡袋,“明天的事,明天再想吧,今夜好梦,诸位。”



  夜静静的逝去,四个落难的伙伴在第二天一大早被叫醒,四个银色守卫押送他们出了拘留室。

  雨后的空气清新宜人,银月城美丽的清晨沐浴在晨曦中。到处都是树和漂亮的石头建筑,古老的橡树、shadowtops和duskwoods与大墙比高

,细长的尖顶只指云霄,鹅卵石的大街两侧尽是blueleaf树遮蔽下的石板铺就的人行道。守卫的铁靴子踩在水洼里,水花四溅。

  Lamue拉着Liazzy的衣服跟着走,眼睛困得还是睁不开,Liazzy则回头看看那只睡猫,费力的迈着步子。在转过一个街角之后,他们看到了

法院那如王冠一般的巨大建筑。

  Allen和那笙正等在法院门口,他们身后站着几个村民,就是聋亨特和其他几个在场的酒客,看来这些人都是要以证人的身份出席的。

  Allen没有穿盔甲,而是一件不错的呢袍子,上面饰满了流苏。他和那笙一起向这边笑了笑,看起来满亲近的样子。

  “那个结婚狂,又抓住了一个倒霉蛋……”Piest皱着眉头笑起来。

  这时Lamue睁开眼睛,对着那笙做了个鬼脸,那笙走到她身边,吃吃的笑着说:“小睡猫,醒啦?”

  “早餐!”Lamue对着那笙伸出手,“肚子饿了呢……”

  但是Lamue身边的银色守卫拍拍Lamue的肩膀,挡在她和那笙之间,随后伙伴们就被带进了法院庄严的大厅。

  接着便是一番例行公事的审判,那不知是审问还是被审问的感觉搞的大家昏昏欲睡,最后法官大人做出裁判时,他们才勉强提起一点精神

,判决的结果是冒险队伍支付一百五十个金币的罚金。

  不约而同的,每个人掏出了五十个金币,然后发现多出来五十个。

  “然后去吃一餐,庆祝获释吧。”Liazzy无精打采的提出一个很没谱的建议。

  “嗯,对呀!”能支持他这种建议的也只有Lamue了。



  几个伙伴取了自己的武器,跟着Allen沿着法院长长的走廊走着,忽然听到人声喧闹起来,一位穿着白色长袍的女士出现在走廊的尽头。那

笙如同被震撼了一般的呆住,仿佛看到了一位女神,因为没有什么凡人能够那么的美丽。

  白袍的女士在人群中穿行,大家自动为她让开路,她和善地解答着市民的问题,在她的言语中,大家的脸都开朗起来,仿佛见到了希望的

女神。

  “是银月女士艾拉丝卓吧?”晨星在自己的脑海中回忆起一些零星的讯息,然后发现Liazzy茫然的看着他。

  “完全……不知道。”泰夫林这样说。

  Lamue则小声回应:“哦?我不认识她呀……”

  再然后晨星就疯了,彻底败给这两个脱线的家伙了。

  Lamue小声对Liazzy说:“不过她真的好漂亮呢!”

  Liazzy打量着艾拉丝卓,奇怪的说:“是吗?”

  lamue 肯定的点点头:“真的是很漂亮呀……”然后转过头对着Liazzy皱了皱眉,“你真没眼光!”

  Liazzy 耸耸肩,答道:“我不喜欢白色……太晃眼了”

  这时女士的目光转过来,远远的看着Allen。Allen则谦卑地低下头:“吾主艾拉丝卓,静听您的吩咐。”那笙则木木的跟着ALLEN行礼,仿

佛已经被艾拉丝卓的容貌所震撼。

  Allen说得并不响,但是艾拉斯卓仿佛听到了,向他微微笑笑,然后来到伙伴们身边。

  “冒险者们,很高兴见到你们,欢迎你们来到银月城。虽然很不巧正是一个动荡时刻,但也希望你们能在银月城过的愉快。”艾拉丝卓一

如既往的和蔼的说道。

  伙伴们有点受宠若惊的纷纷行礼。

  “现在,北地的邪恶正在聚集,打击正义的力量。银月城正在为这场风暴做准备。”艾拉丝卓继续说道,“所有为正义献身的斗士都有了

他们的岗位。”

  “所谓邪恶,所谓正义。”Liazzy有一点不屑的小声嘟哝。

  “那么……我们在这场斗争中是什么角色呢?”晨星期待的问道,他的眼眸就如他的名字一般闪动着希望的光芒。

  银月女士向着法师笑了笑,继续说:“现在又有其他的麻烦发生,而我没有人手去解决。这是我的失职,可是我也没有别的办法。你们愿

意帮助我吗?”

  “您的愿望就是我们的责任,我会近最大的力气去完成!”那笙兴奋的回答。

  “用……各种手段?”Liazzy狡黠的笑着。

  艾拉斯卓轻轻笑着:“当然,我不希望再在这里的被告席上看到你们。”

  “该不会了吧。”Piest不好意思的笑起来。Liazzy却不以为然的摇摇头:“完全没办法放手去做啊!这样的话,最好还是不要太信任我们

了吧。”

  艾拉丝卓轻轻打了一个响指,一个银月守卫带着那个小女孩走过来。

  “既然你们救她,那你们一定会愿意带她回家吧?”艾拉斯卓轻笑道。

  “那当然!”那笙和Lamue不约而同的答应。小女孩开心地跳到lamue身边,拉住她的衣角。

  “你叫什么名字?”Lamue微笑着问她。

  “凯瑟琳,你可以叫我凯蒂。”小女孩高兴的回答。

  “好的,凯蒂,你家在哪儿呢?”

  “这里向北两天路程的一个村子,她的外公叫德尼兹・加亚尔。”艾拉丝卓替她回答。

  这时,在旁边沉默了有一阵子的Liazzy突然语气尖刻的说:“诶呀,女士您对这个孩子很了解嘛!”

  “可是……女士,她的外公不是过世了吗?”“你认识我外公?”Lamue和凯瑟琳同时问。

  “确实。”艾拉斯卓没有看你们也没有看小女孩,“我……认识这把剑。”她看了看被Allen拿着的比利用过的那把剑,剑柄上有一个手中

间一只眼睛,似乎是个奇怪的徽记。

  “Helm的圣骑士德尼兹・加亚尔,我的至高卫士之一。”银月女士似乎心情沉重的吐出一口气。

  “嗯,看来忠诚的卫士被所谓善良的女神抛开了呀。”Liazzy发出一句非常不合时宜的感叹,Lamue皱着眉看了他一眼。

  “但是,他不是已经被……”Piest说了一半就停下来,“很抱歉……”

  银月女士轻轻点头,“他解甲归田已经三十年了,为什么还有人要打扰他?”到最后,她的语调已经现出一点点怒气,能令她如此的事件

已经不能算是小事了。

  但是Liazzy却丝毫也不肯放弃自己咄咄逼人的质询:“如果真的是忠诚的卫士,那么在他和他的亲人遭遇危险的时候,女士您在哪里呢?



  “Liazzy!”Piest想阻止他那不敬的言辞,可是却拦不住他已经说出来的话。

  “他被杀了,我知道。凶手会要受到惩罚的。我会从那个杀人凶手那里得到足够的情报。”虽然Liazzy说话的方式引起周围许多人的不满

,银月女士却一如既往的平心静气。“别急,小伙子。”她轻笑着补充道。

  “又不是我的卫士,也不是我的外公,我自然不急。”Liazzy别过头去,摆出一幅等着看好戏的表情。

  “但是……女士,凯蒂已经没有家了呀……”Lamue插进来,想要打破僵局,“她的外公既然已经……”她看了眼凯瑟琳,没再说下去。

  “是啊,您希望我们带她到那里啊?”那笙恭恭敬敬的提出疑问。

  “她外婆应该还在吧?那可是个坚强的女人……”艾拉斯卓又陷入了回忆,“如果能见到她外婆,那么请告诉她,我的High Palace的大门

将一直为她们敞开。”

  “那么,我们去把她外婆接来好了,省得这小丫头来回跑路。”Liazzy继续发表自己奇怪的论调。

  “可是……Liazzy,老婆婆旅行会比小姑娘要困难些吧?”Lamue皱着眉问。

  “如果她愿意,小伙子。”艾拉斯卓笑笑,“我怕你们会白跑一趟。”

  “不愿意的话,那我们就管不着了吧?”Liazzy用事不关己的口气说,“难道女士您连一个忠臣的后代也不愿留下来保护吗?既然邪恶已

经出现,为什么还让她在外奔波呢?”

  “那也好,你们可以去试试。而凯瑟琳,就留下来吧。”银月女士终于接受了Liazzy的提议。

  “谢谢女士。”那个诡谲的泰夫林略带嘲讽的行了个礼。

  “啊……可是……那样的话……”Lamue的声音突然响起来。艾拉丝卓看着她,“怎么样?小姐?”

  “嗯……没什么,只是不想和凯蒂分开……”Lamue摸摸小姑娘的头,“她是个很可爱的小女孩。”

  Liazzy的头向下一栽:“你不会想把她当布娃娃一样带着吧?”Lamue恼火的瞪了他一眼,Liazzy抬头看着天花板说:“当我没说好了。”

  “呵呵,放心,她在我这里会安全的。贝尔纳代特伯爵夫妇会照顾她几天。请放心。”艾拉丝卓说道,“另外,Allen还要拜托你们一件事

。”她向Allen点了点头。

  “嗯……嗯……我有件事。”Allen不好意思的看了那笙一样,弄的那笙脸红心跳。

  “是这样的,我守卫的村子里丢了很多马,我的战友去调查这件事情却久久不归。我很担心,希望你们可以帮忙。”Allen拜托的事情让那

笙有点失望,但还是痛快的回答:“当然,你帮了我们不少忙,我们会帮你找回战友的!”Piest则用怪异的目光看着他们俩。

  “这件事情是Allen上报给我的,但是我没有足够的人力去解决。希望你们可以帮忙。你们的善良会得到报酬的。”艾拉丝卓插进一句。

  “顺路吗?”Liazzy漫不经心的问。

  “顺路,是顺路的,你们可以回来以后解决这个问题。”Allen连忙回答,“我会在多巴克等候你们的。”

  “那么回来以后再说吧,总不能为了等我们回来,你的伙伴就不找别人去救了。”Liazzy撇撇嘴。

  “那么……有什么报酬呢?”晨星的思路却转向了另一边,然后小声嘟哝着:“我们真的要带上这个只知道挥剑的笨蛋?”

  “我手头没有足够的人,能杀死他们的东西就……”Allen越说越小声,似乎在为自己的胆怯而惭愧,“我也不知道什么详细的,就是马丢

了,去找马的人三天没有回来。”

  “杀死……嗯,我不知道就危难中的伙伴和接一个老人,哪个更重要了”Liazzy又换上了嘲讽的语气,挑衅的看着艾拉丝卓,露出一副“

有其主必有其仆”的表情,“看来我们要学会理解领导者们的古怪思路才行。”

  “你不用难过,我们会帮你的!”那笙拍了拍Allen的肩以示鼓励。

  “可是……为什么不先救人呢?”Lamue奇怪的问,“凯蒂的外婆我们不去接,她也会好好的在那里呀……”

  “你们可以自己决定先做什么,如果你们愿意帮忙的话。这把剑请帮忙带回加亚尔家里。”艾拉丝卓把那把奇怪的剑交给Piest。

  Liazzy见艾拉丝卓似乎要离开,连忙说:“那么,请艾拉丝卓女士给我们一些身份的证明吧。”

  “我想,这把剑,就足够说明一切了。”Piest接过长剑,回答Liazzy。

  “如果是独眼比利拿着这把剑去了呢?”Liazzy向着牧师耸了耸肩。

  于是,几个银质的胸针从银月女士的手中来到几个伙伴的胸前。大家相继向艾拉丝卓和凯瑟琳道别,开始去做面对新征程的准备工作。

  前边的路,还长着呢!
最后由 乌雷诺斯 编辑于 09-19-2003 07:04 PM,总共编辑了 1 次
史莱姆是乌云大神的儿女。
他为了保护我们,会把残暴的太阳恶魔吞吃得一干二净。
头像
乌雷诺斯
超级会员
 
帖子: 379
注册: 05-16-2002 05:25 PM

En...前一段时间无聊的结果...无LOG YY版

帖子Manfred » 10-09-2003 02:24 PM

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夹杂着马的嘶鸣,结束了洛山达牧师清晨的祈祷.

七匹毛色一致的白马.列着整齐的队形.踏进了这个村子.其中一匹载着一名银装素裹的精灵女孩,浑身散发出圣洁的气息,尤其是胸前那颗别致的新月形胸针,在旭日的照耀下闪烁着迷人的光芒.

"一队骑士...哦?那个是..."Piest眯起眼睛."那笙?"

月精灵轻盈地飘下马背,兴致冲冲的跳过来:"晨星!Piest!看!这是什么?银月城主送给我们的礼物耶~"说罢.她便将一个水晶瓶和一条丝巾塞在两个人的手里."Laume和Liazzy呢?"

"Liazzy受了点风寒.Lamue昨夜照顾他到很晚.他们现在都需要休息"

洛山达牧师双手捧着这个精致的水晶瓶,仔细的端详着它.瓶子里装满了晶莹的液体,仿佛微微的散发出晨辉的光芒.瓶塞上挂着一个洛山达的圣徽,上面刻着一行字:"面向晨曦,手握剑柄;阳光之后,必有阴影."
正在他思考这几句话的含义的时候.几个字飞进了他的耳朵:"...马车...毁掉了..."他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望过去,发现Allen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走了出来,正在与骑士的首领交谈.

"打扰一下.请问,那驾马车毁掉了?看到车夫了么?"Piest靠了过来.他确信来时的路上,并没有其他马车经过.

"他死了,"那个中年骑士说,一脸沉重,"他试图保护马,被杀了,尸体就在马的旁边."

"愿吾主引导他的灵魂..."牧师将右臂抚在胸前.他担心的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但是..."他迟疑了一下,喃喃地说"记得怪物出现的时候.他似乎很怕..."

"愿他的灵魂真的能够安息!人已经死了,别再在背后说他的坏话了!"骑士停了一下,"我派了一个骑士送他的尸体回去."

"或者...昨天便不应该让他独自离开..."牧师的语气中充满了愧疚.

骑士似乎不愿意再讨论这个问题"马的事情明显是狮鹫在作怪.这个不用再讨论了."

艾伦似乎要开口辩解些什么,但是碍于身份,他什么也没说出来.

"不是这样的,根据我的知识..."晨星也凑过来.

"我还带来了更糟的消息."然而骑士根本不理会插嘴的法师,继续往下说."比利死了,莫名其妙悄无声息的死在监狱里."

但是谁能在银月城里做出这样的事情,Piest想,是昨天碰到的那个法师么,他有能力这样做.但是骑士接下来的话否定了这个想法.

"还有小女孩被她爸爸接走了,你们别为她担心.那个男人有足够的证明,我也认识他,著名的的法师,曾经和我们并肩作战,虽然不怎么讨人喜欢,不过..."骑士瞥瞥旁边的灰精灵.

"好了.关于马匹失踪这件事情.既然已经交给我们处理.我们会尽快给出满意的答案的."Piest插在精灵前面.在他们的矛盾进一步激化之前.
至于凯蒂.既然她父亲在她身边.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是的.至少目前没有.

"不就是只狮鹫么."骑士高傲的扬扬下巴,"要不你们去接加亚尔夫人,我们来杀狮鹫也成,一个上午就行了."

"嗯,让你们人心惶惶的鹫狮..."晨星嘲讽道,"好吧,我们去接那个什么夫人.我倒要看看你们是如何处理的."

"加亚尔爵士夫人,精灵."骑士的脸上开始布满阴云,"接完人以后来看狮鹫尸体吧."

"也可能是你的."

空气中弥漫着火药的味道.

那笙白了晨星一眼:"恩,耐特爵士,您的提议很合理,但是有牧师在身旁总会是好事,如果您愿意,我们非常希望得到您的帮助来对付那只狮鹫."

"一起?六个骑士还不能对付一只可怜的狮鹫?"显然.名叫奈特的骑士首领对那笙身边的法师很不满意,并不希望与之通行."好了,事情紧急,你们去接人还是杀狮鹫?反正我们的任务是干完剩下的."

Liazzy现在的身体状况根本就不允许奔波,何况被这个提夫林在银月女士面前那么一闹--是的,我也赞同他的观点,但是许诺过的事就必须着手去办理--Piest开始头痛,不得不小心的措辞,试图劝说骑士们去做另外一项工作.

"但是,我想,徒步行进的我们,如果去接加亚尔夫人的话,会浪费不少时间.而且,狮鹫也是聪明的动物,如您所说,它明知到敌不过英勇的骑士们,是不会与你们正面冲突的.不是么?"

骑士对于后面那句话,显然有些受用."那么我们去接老夫人好了."

"那么.一切就劳烦您了"

"愿Selune保佑你们."月精灵牧师说道.

"也祝你们好运."奈特爵士跨上马.他的部下整齐划一地策马列队,奔驰而去.


"哼,说了半天,还不是拣轻松的工作."晨星撇撇嘴.

艾伦嘴中念念有词,欲言又止,看得出他有意阻止大家前往.但是最后,他深呼了一口气:"你们需要一个向导,我是最好的."

"感谢您的援手,"那笙的脸上泛出了甜蜜的笑意.

"嗯,虽然你也是个茶壶...不过,我信任你."晨星又向北方白了一眼--那是骑士们离去的方向.
最后由 Manfred 编辑于 10-10-2003 07:23 PM,总共编辑了 1 次
Manfred
龙堡难民
 
帖子: 77
注册: 06-03-2003 01:45 PM


回到 TRPG区

在线用户

正在浏览此版面的用户:没有注册用户 和 1 位游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