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Y团28号战报

TRPG活动区

HY团28号战报

帖子miaomiao » 07-05-2003 08:35 PM

HY团28号战报
游侠用力把守卫扯了过来,猛的紧紧抱住他,将他压倒在地:“G1我擒住了,G2你们处理!小心别伤了他们!”混乱中 游侠大声喊着,而守卫则破口大骂着游侠一边大声叫着其他同伴 。G1猛的挣了一下,却依然紧紧的被游侠压着,动弹不得。 女性站在牢房的一角继续看着游侠和守卫搏斗,露出厌恶的表情。 从诗人的嘴里很快蹦出一连串的友善和安抚的词语。透过法师制造出的魔法光亮,诗人能够模糊的看到G2的脸色似乎有些变化,露出了明显动摇的神情而G1还在破口大骂。G2还在困惑中,G1被游侠紧紧的按倒在地,疯狂的挣扎扭动了一阵子后放弃了。
himo 走过去和M说:“听说您本事过人,我们放你出来后您能为我们找到原来的装备吗?”M不屑的看了看法师,然后看了看周围的牢房,托着下巴似乎正在权衡利弊,然后他耸耸肩:"你们这样蛮干居然成功了,哈,但也只是如此而已,换班的守卫待会回来,上面也有守卫,我不信你们能做什么.我可不想落个同谋的罪名."翠西 经过一天的惊吓与疲劳还在沉沉的睡着。
游侠对着G1的 耳朵说:“我们要是恶人,刚才在你摔倒的时候我早一剑砍断你脑袋了~~
G1听到游侠如此说,猛然尖声叫道:"来-----人-----啊!犯人逃啦!" 然后G1喘着粗气,继续恶狠狠的瞪着游侠。至于翠西,G1这一声尖叫立即把她吵醒了“恩恩,怎么回事?”翠西懒懒的揉揉眼对发生的事有点茫然。
KLAS走到M跟前,劝说M指导我们去拿回装备。himo 走到KLAS身边,在他背上写了几个字。KLAS一边正在向男子卖弄他的嘴皮子,男子的神情一点变化也没有,至于心中如何想的,你们却不清楚。法师在一边徒劳的想要插入谈话,笨拙的说了两句,却发现完全帮不上忙。
现在整个地牢里除了法师施展舞光的地方之外都一片漆黑。除了楼梯上面连接的通往上层的门处隐隐露出一丝光亮。Klas走到游侠身边,小声告诉游侠:“捂住G1的嘴。”
夜风:“你放心,我们决不会伤害你。其实是你们没有诚意才到这一步的。”G1长长的吸了一口气,又尖叫道:"来!人!啊!"Piest摇摇头.走过去堵住G1的嘴.毕竟没人受得了这种尖叫。himo摸索墙上的火把,然后要G2把火把点上。G2看看HIMO,歪着头想了想。himo点燃了桌上了蜡烛,顺便把周围墙壁上的火把都点燃了,整个地牢亮了起来。然后,法师制造出的光球也于此时,灭掉了。
夜风:“牧师, 静音持续多长时间?”himo:“翠西,你能把G1打晕吗?他太吵了。”翠西觉得G1老这样叫会出事走过去从桌子上想拆下条腿。夜风:“嘿!别打人!女士!”Piest:“厄,这个我不是很清楚。大约几分钟而已。”翠西用力的摇晃了一阵子桌腿,甚至踹了一脚,但这张看上去已经很古董的桌子似乎还算结实。 夜风“我最后跟你说一遍!你冷静一下老实一点,我们会保证你没事!”G1极快的回答了一句:"去你妈的!",然后又开始长长的吸气“来----------人-------------啊!”夜风:“这个楼梯已经被释了魔法,就算你叫破喉咙也没人听的见!笨蛋!你慢慢叫吧。”himo拿下钥匙去给LIER开门。Piest:“等等,法师。”himo:“好。”翠西 交涉G2“你看,我们不想伤害你们,可你能不能劝他别叫了。”G2看看G1,上去在他耳边说了几句,却被他迎面吐了一口唾沫。然后G2无奈的退后看着你们,耸耸肩表示他无能为力。翠西对G2说“这不是你的错,能把你的剑给我吗,我用一下,不会害你。”G2看了一阵翠西,倒转剑柄把长剑递给他。“ 谢谢”翠西走到游侠身边,“把G1绑起来,让他张嘴,我割了他舌头!”G1看着翠西,有一刹那间觉得她张的还算漂亮,然后听见她说什么之后,猛然大叫起来:"狠毒的女人!你不得好死!" 翠西“那你就闭嘴!你们把没罪的人送进监狱难道就是好人!”翠西用剑在G1面前比画一下,然后还给G2。黯精灵_夜风进行威胁:“小样的,别不识抬举!”Klas 走过去胁迫G1,让其不开口。G1愣愣的睁大眼睛看着翠西然后看看KLAS,最后扭头看看夜风,终于不说话了。尽管你们还能听到他小声嘀。himo讶异地看着翠西,从没有那么厉害地MM。
Himo:“诗人,先说服M,他是关键我们要找到装备。”Piest对himo说: “我总是觉得他不可靠。”himo:“不可靠又怎么样?我们全都不熟悉这里。”Piest说:“你相信他是无罪的么?那么就把他这样放出去?”“不相信!但是我们是无罪的,我们要出去。那么就需要他的帮助。”“但是...放一个恶人出去……”“搭上了6个好人,还不够吗?别固执了,想办法先出去才是正理。”Piest沉默。Klas:“OK,现在就是我们的装备问题了”himo:“M,时间紧迫,快告诉我们装备在哪里,我们可以一起冲出去。”M双手抱在胸前漫不经心的看着法师。himo“要不然,我们完了你也好不了。”M:"别扯了,我告诉你们,你们一转眼就跑了,我在这里等着发霉么。" himo:“那你说要我们怎么样?”M得意的笑了笑:"先放我出去。"himo:“ 好。”himo:“夜风,能过来吗?”夜风:“你知道谁陷害我们进的监狱吗?”M耸耸肩:"那玩意我他妈的怎么会知道,反正不是你们得罪了谁就是你们倒霉。"夜风:“压着一个人...很不舒服~~”对G1:“被压着难受么?”G1瞪了一眼游侠,然后猛然想起游侠刚才的表情,顿时露出一脸笑容,一看就知道是装的。夜风“你要是保证不跑,我可以稍微松松你。”G1仍然一脸假笑,没出声。Piest走过去与G1交涉。牧师徒劳的跟G1磨了半天嘴皮子,G1依然沉默不语。 himo:“牧师,你能守在门口吗?我开门了。我要给M开门,别让他耍花招”Piest:“好.开罢”himo给M开门。M的脸上闪过一丝明显的喜悦,他一边走出来一边旁若无人的嘀咕道:"他妈的。半年了撒里安你这狗东西你给我等着。" 女性也沉默的从稻草堆上站起来走了出来。翠西对G2:“你能告诉我们我们的装备在哪么?恩,我们怎没能出去?”G2摇摇头表示他不知道:"我只负责下面,换班的时候就去休息,看门不关我事。" 翠西:“谢谢,上面有多少人?”G2被翠西的一连串的问题问的有些发楞。然后他又偏头想了想:"你们不应该逃出去,除非你们逃出去后立即离开这个镇子。" 翠西:“我要离开这个镇子,又有刺客,又诬陷好人……我们自己想办法出去吧,别难为他们了。”翠西上楼梯准备打开条缝往外看。M一把抓住翠西,轻蔑的看了看她:"白痴。" 翠西甩开M:“你不白痴就带我们出去啊!”夜风:“大家先商量一下对策。”Piest问G2:“还有多长时间换班?”G2想了想:"我只知道大概时间,详细时间我怎么会知道,反正换班来的时候我们走人就行了。"夜风:“那大概时间是多长呢?”G2皱了皱眉,似乎觉得夜风很笨,他回答道:"大概时间就是还有很久,不久,或者很快。"Piest:“我们是问.你今天快下班了么?”"快了"G2简短的答道。然后G2补充道:"你们逃出去一点好处也没有。"Piest:“但是我们必须出去。”Klas:“那么G2兄弟,你认为如何我们才能有好处呢?”他抬头看看天花板,然后露出无所谓的表情,似乎也没认真考虑过。Piest想起了那个女人对游侠的诅咒。夜风对G2:“那您觉得我们现在应该怎样呢?’"我不知道,反正是我我就不会逃狱。"G2老实的答道,然后一屁股坐在倒下的桌子上面。夜风"哼。我们要是不出来,鬼知道把我们莫名其妙地关多长时间。本来说好了我们只是来这里和你们的守卫谈谈。可你们硬把我们的所有装备扒了像犯人一样关起来!是不是很没有诚意?”G2是个看起来很憨厚老实的中年人他摇摇头,说道:"上面的事我们不知道。"翠西坐在楼梯上看着游侠一边和G1搂在一起一边和G2聊天,然后一只手支着头又睡着了。男子此时也注意到了,他露出嘲讽的神情,大声说道:"你很喜欢男人吗?小子?" 夜风对M:“你的意思?我现在放开他让他去叫人?”M朝游侠叫道:"我的意思是,你现在把他敲晕,或者……"男子做了一个砍的动作。 夜风看看G1:“我答应过,他不乱动我决不伤害他。”himo“M,现在能说了吗?我们的装备在哪里?怎么样能拿回来?”M压根没理你们,在想自己的事.他在楼梯前踱步,然后自言自语着,脸上露出明显的兴奋表情。himo对M说:“我们已经履行了诺言,你呢?”"我?什么诺言?我答应你们什么了?"男子反问道。himo:“带我们找到装备。”M偏过头去从不同的角度对着HIMO看来看去 .最后他打了个哈欠,什么也没说 反而朝游侠叫道:"我还'答应'你们帮你们找什么鬼东西来着呢。”Piest暗想:“可恶.早就知道这个家伙会这样。”himo有些怒了。Klas陷入思考。然后M得意的打了个响指:"答应,答应,再让我给100个这样的承诺都不是问题." himo对M说:“你在骗我们?!”"别这么说,起码也得说是敷衍,说骗多难听。"法师朝第三间牢房走去,把火把点着。第三间牢房也亮了起来,M注意到法师的行动,露出一个困惑的表情 ,他扫视了一圈周围的环境 ,然后猛然醒悟。himo:“我们只有同舟共济了,为什么不和我们合作呢?”M有点紧张的看了看周围的环境,然后觉得无所谓的耸耸肩 。因为尽管周围都亮了,但影子还是不可避免的有的。M的表情变的很快,当他转头看HIMO的时候,一瞬间脸色就变得阴沉起来。 夜风对大家说:“各位,有什么想法吗?”Klas:“快逃出去,越快越好,要是换班的下来就完了。”Piest:“我想我们的两个换上他们的衣服先混出去.至少可以摸清地形.还有找到我们的装备。”夜风:“恩...如果让G2上去和其他守卫谈谈...表达一下我们不是恶人..可不可行呢?”Klas:“我不想让G2冒这个险”夜风:“其他人还可以会到牢里做着。以表达我们的诚意。”G2忍不住笑了出来,似乎认为游侠比他还老实。himo :“解释没什么用。”Klas:“没有办法解释。”夜风“你的意思?放弃解释的行为?专心逃出去?”himo:“我们要出去,然后把那个阴险的队长抓住。这样就可以得到一些线索。”夜风:“恩,可以尝试。”夜风看着 M 忍住厌恶说:“我们需要你的帮助。”M阴沉的看着周围没理游侠。 无论是刚才法师展现的法术,诗人的劝说能力,还是游侠在战斗时的随机应变,似乎都未让M感到有多么新奇。明显的感觉到M是个经验老道的冒险者。Piest盯着M。Klas走过去劝说M。klas:“你如果和我们协作的话你可以快快乐乐的逃出去。”
Himo:“快,要不然静音的时间要过了。要先把G1打晕吗?”G1一听到HIMO如此说,又开始扭动起来,猛的一推游侠。游侠死死的勒住G1,让他再一次动弹不得。 Piest:“只有这样了。翠西!”Klas:“游侠,立刻打昏G1,或者让我杀了他”M插嘴道:"说的好。" 夜风对M :“闭嘴!” himo:“打晕就行了,别杀人。不要伤他的性命。”夜风:“当然。不过偶下不了手。”翠西在做小时侯的一些噩梦,忽然被PI一声吓醒。M朝游侠回吼道:"你们这些猪,简直愚蠢透顶。" 夜风:“谁力气大谁来把……”翠西:“怎么啦!刺客吗?!”Piest对翠西说:“打昏那个守卫。”M突然又注意到翠西,用欣赏的眼光上下打量了她一阵,露出颇为高兴的表情。夜风把G1转过来对着翠西。翠西:“打昏……”走到G1面前看着他。夜风对G1说:“对不住了,朋友,你实在是不合作。”翠西叹了口气。G1开始疯狂的扭动着,用肘部撞击着游侠。 结果一不小心似乎伤到了自己的关节。 G1哀嚎了一声。然后他开始重新尖声叫道:"来!人!啊!" 翠西从身上撕下块布,堵上他的嘴。“好了,他叫不了了,你们绑上他吧。”G1的嘴被堵上,发出含糊不清的大叫声。M此时正绕着翠西走来走去盯着她。himo等烦了,上前肘击,想把G1打晕。翠西看着“粗鲁的法师……”himo:“我们要快,这是与时间赛跑。”法师用胳膊肘朝G1砸去。不幸的,砸在了,游侠的后背上。Klas:“M,我们真的需要你的援助。”himo:“对不起。”M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他走到桌子旁边,拆下一个桌腿来,用力的一下子打在G1的后脑上。 开始你们以为G1晕了,很快,你们看到鲜红的血液从G1的后脑伤口处流了出来。 Piest 走过去抓住M:“你干什么!”夜风:“混蛋!”Klas皱了皱眉。法师很轻易的判断出虽然G1还有气,但也活不长了。Piest:“他是无辜的!”翠西呆呆的看着M 想起了小时侯一些可怕的回忆。Himo:“该死的!你这个疯子!不要杀人,你没有听见吗?”Klas:“没办法,我们依然需要M的指点”himo:“牧师,你可以救他吗。”Piest马上施放治疗轻伤法术。Klas:“各位不要再发善心了,现在我们的脑袋最要紧!”M笑了笑:"这样我们就少了不少麻烦了。"himo:“生命是可贵的!我们的和他们的都一样。”Klas:“那么你怎么不在牢房里等死?逃狱必定要死人的。”himo:“但是不是乱杀人。”夜风:“完全可以避免的!”牧师徒劳的将正能量引导到G1的身上,但很明显,G1在刚挨完M那一击时已经死透了。Klas:“G1他惹了太多麻烦。”Piest:“ 可恶……”夜风愤怒地看着M:“你这个混蛋”拔了出长剑。M把棍子在双手之间互相抛来抛去,很悠闲的看着你们手忙脚乱的试图救活G1。himo阻止夜风。Klas:“游侠,你疯了么,如果你打算死在这里的话你就和M打吧”翠西看到M随便杀人后无所谓的样子,想起了一些可怕的回忆,下意识的向楼梯后的门退去。然后M看着游侠说道:"别蠢了,白痴.说回来要不是你帮我抱着他,我也没那么容易打中他的要害。" himo小声和夜风说:“出去再说。”翠西脸上显出惊慌的样子。Klas:“现在,M,我们需要你指点我们出去。”M解决了G1后,开始把眼光扫向G2。 G2似乎颇有些害怕,迅速的把长剑抓了起来,朝着M摆出防御的姿势。 himo打定主意不再和M说话。夜风冲上去挡G2前面。Klas走过去平息G2的恐慌。Piest发现M的眼神瞄向了G2,冲过去要抓住他。一刹那3个人挡在了G2和M之间。himo退到一边合上G1没有瞑目的眼睛。Himo:“神会引导你的灵魂的,无辜者。”夜风对G2 说:“我们可以杀了M ,你要替我解释我们是为了保护你把真正的恶人杀死。”M无奈的笑了笑:"嘿嘿嘿,一群有善心的家伙。" Klas:“游侠!你以为你是圣武士么?”Klas已经无法忍受了。Himo:“夜风,等出去再说。”夜风暂时压制住愤怒了。翠西背靠着门,眼里满是惊恐的盯着M。
Klas:“翠西,回来。”M看着翠西,很欣赏他的表情。看着翠西咧开嘴笑了起来。M看着翠西时的笑容看起来似乎颇为变态。 Klas:“现在,M你指点我们出去,这种状况对谁都没好处。”他回头扫扫诗人:"哦,当然,让我想想……"himo走到翠西身边拍拍她。夜风不去看M丑恶的面孔。Himo:“麻烦来了,我们得先出去。和M合作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忍一忍吧。”M开始踱步,嘀咕道:"很久了,我都有点忘了。希望我的技巧还没生疏。"夜风: “G1怎么办?我们杀了人,彻底算罪犯了。”翠西由于惊恐,喘息有点急促,眼前都是一些过往回忆中可怕的镜头。Klas:“注意,游侠,我们没有杀人。”M:"那个守卫上西天或者下地狱去了。"夜风:“是的,我们是没有杀,可别人不会认为我没有杀。”Klas:“ 难道有人陷害我们我们就真的有罪了?”M猛的拍了一下手,把桌腿别在腰间的皮带上,回头看看说道:"好了,那么你们就在这等吧。" Himo用精灵语:“先出去,夜风你还不明白吗?”夜风也用精灵语:“我知道,我已经在很努力地忍耐了。”Klas:“现在我们只能依靠M。”M用精灵语插嘴道:"你们说的没错。那么,你们先等着吧"他说完朝楼梯口走去。Piest:“就这样让他出去了?”Klas:“如果他要自己跑的话,我们早就没命了。”M大声说道:"都等着吧,等着吧,哈哈." Piest的精神有些恍惚。Himo:“我也不信。Piest跪在G1的尸体前默默为他祈祷。M看着上面的翠西:"下来,小姐,你不熟悉外面的地形,别去送死。" himo:“我们等多久?”M:"不知道,看我的运气吧。" 翠西死死的盯着M 恐惧的下意识的握紧门把手。M张开双臂,似乎很高兴的样子:"来呀,女孩。" 然后发出一连串"咯咯咯"的笑声:"别浪费我们的时间,笨女孩。"翠西忽然毒伤发作晕了过去。himo一把搂住翠西,把翠西抱下来。但M比法师更快一步的走上去,轻轻的在翠西脸上吻了一下,然后把她丢到法师怀里,得意的笑了笑。接着你们看到M从锁孔里观察了一阵子,悄悄打开门走了出去,临走之前又对你们说了一声:"等我吧,白痴们。"希艾多 一旁静静看着。夜风在G2耳边悄悄说:“出去后我定然要为他报仇的。”G2点了点头。夜风觉得很有可能被出卖,但只得赌一把。Himo:“我们恐怕很难知道会不会被出卖。你别出去,夜风。”夜风:“所以我要出去看看。”himo:“我们等5分钟好了。”游侠鲁莽的正要往外走,被法师叫住了。夜风:“我会绝对小心的。”himo“可是你的潜行和他不是一个水平的,我外行都看得出来。要是你被发现了怎么办?”Klas:“都停住,等M。只有他能帮我们出去。”himo 把大家召集到一起,让自己的猫头鹰回到怀里。Piest 独自在角落里面抱着头。希艾多很完美的躲在了你们原来牢房的稻草堆中,即使从这么近仔细的看几乎也发现不了他。夜风也在牢房的角落里找了个地方躲了起来。而G2看着你们的举动,似乎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就坐在桌子旁边,看着死去同伴的尸体,他偶尔会长叹一声。5分钟过去了、10分钟过去了、半小时过去了、甚至大约1小时都过去了。外面依然没任何响动。夜风:“我说,我们是不是被出卖了?”Piest:“一定了……早就说了那个家伙有问题。”himo:“现在怎么办?”翠西虽然睡者,但显然在做噩梦。Klas:“法师,你能否让你的猫头鹰去探察一下情况?”himo:“外面都是人。”等啊等好像又是一小时过去了,换班的守卫依然没来。Himo:“我们如果要出去,那就要有个好些的计划。”Klas:“夜风,你守在门边,如果有守卫进来的话立刻敲昏进来的守卫。”himo:“嗯,对。”夜风问G2: “守卫问为什么还不来换班?”G2嘀咕着:"应该很快就来了。" himo:“夜风,能到门口去吗?要仔细听外面的情况。希艾多躲到门后。我们轻声商量一下。”夜风:“总之大家都做好被出卖的准备。”Klas考虑考虑,决定穿上G1的衣服,即使在关键时候也可以唬骗。同时向G2询问G1的生活习惯什么的。希艾多移动到在门后。Himo:“现在我们有两把剑。另外有桌腿。我基本是无法战斗了。那么我们应该怎么办呢”?夜风继续关注外面的动静。就在此时。门被打开了,M几乎不可见的身形迅速窜了进来,然后把门关上。他背靠着门,扫了你们一眼。希艾多 一闷棍抡空。"看来你们都还好,没内讧吗?嘿嘿。" M看了看希,然后似乎马上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摆摆手说道:"蠢货。"Klas:“如何,装备都带回来了么?”“不,我有点问题需要问你们.”Klas:“什么问题?”M腰间挂了一把赤红的匕首,背上挎着短弓,甚至已经穿上了皮甲。Klas:“似乎你把自己的装备都取回来了。”希艾多注视着赤红匕首。M从腰间抽出匕首,得意的抛出去,又抓回来:"那么,我的问题是,你们是来这干吗的?目的?"Klas看着游侠。然而夜风打定主意不理M。Klas又转头看法师。M斜靠在门上等着回答"说吧,我没多少时间可以浪费。你们没什么好说的吗?"M很做作的长叹了一口气,“那么我就要走了。”他摇摇头“这样的态度可真不好,真不怎么样。”Klas:“我不过是被误抓的,就是这样。”希艾多觉得不该自己说话。"目的,你们来到镇上的目的!"himo点点头看看牧师。Piest还在角落里面自责。Himo:“我们为什么在这里?”"对,你,就是你," M朝法师抬抬下巴。"就是你,你来这个镇子干什么的?" himo:“为了调查一个商队失踪事件。”M吹了一声口哨:"如此,看来我不得不破费一下了。"M轻轻的从楼梯上走下来,一边翻着口袋。"为了我们共同的前途,嘿嘿嘿,干杯吧。"他拿出一个小口袋,打开系在上面的绳子,丢在已经散架的桌子上。"快点。"他重复了一遍。 夜风:“什么东西?”Klas看着他丢出的东西。口袋半掩着,里面有几个瓶子里盛着清水一样的东西。 Klas拿出一个瓶子,随后看了一下。他又说了一遍:"这些东西的花费我日后会叫你们偿还的,不过不是现在,现在,一人一瓶,都喝下去。别怀疑,我没下毒。" himo叫醒翠西。希艾多拿过一瓶喝。夜风则拒绝服用。翠西“恩,”从梦中惊醒发现自己睡在法师怀里,马上跳起。Klas高兴的一口饮下。喝下去的人,身影消失在空气当中。himo仔细检查药品。希艾多发现自己透明了。翠西看着诗人像刺客一样消失了。翠西惊讶的好奇的喝一瓶。Piest也拒绝。M心疼的看着你们跟灌白开水一样全喝下去,一边嘀咕着:"希望这次我立的功可以抵消这几瓶东西。" himo发现药品的作用,毫不犹豫的喝下。然后M看了看夜风,又扫了扫PIEST,说道:"当初接这个任务的,好像还有你们二人吧?都喝下去,我没多少时间了。"M皱眉看着游侠喝牧师二人爱理不理的模样 "那么你们就在这里发霉,死去,然后腐烂吧." himo:“夜风,生命不是可以随便放弃的。”Piest 愤怒的看着M。夜风虽然心理十分矛盾,但迫于形式,只能去喝了。Klas:“牧师,游侠,现在不是逞英雄的时候。”一旁的LIER静静的看着你们喝下去,对你们说道:"我不走了,我留在这里,你们出去吧。" himo一脸的讶异:“为什么,小姐?”尽管女性似乎被关了很久,但她的一举一动依然流露出贵族的气质“我从来没想过做什么英雄,我只是希望能够为别人作些什么,但是我什么都做不了。是的,什么都做不了……”Klas:“那你就让自己活下去,能为人做更多的事情。”她看看你们,无奈的说道:"我相信我在这里一定不是没理由的,我会等候一场公正的审判,就这样吧。"夜风突然有想口喉咙吐出来的欲望,强忍住没有去扣。Piest依然默默的坐在角落里面。那么在牧师眼前的人就只剩下LIER,M还有G2。Klas:“牧师,只有活下去才能帮助别人。”G2惊讶的看着这一切,然后看着M,似乎有些恐惧。Klas:“M,能不能放过G2?”夜风在G2身边说话:“M我建议你别打G2的注意。”himo拍拍G2的肩膀:“要我们打晕你吗?” G2一开始没明白HIMO的意思,害怕的看着他。 然后他的脑子渐渐转过弯来了。G2动作有些僵硬的点了点头,然后闭上眼睛。M在一旁不屑的嘀咕道:"胆小的家伙。"himo:“夜风,你来吧,我会打到墙。”夜风:“我不打人!你们快动手吧!”M似乎等的不耐烦了,他迅速的抽出匕首来,正要动手。翠西怕G2 又被M杀了忙上去把他打昏。翠西一个健步冲上去,一拳把G2打晕在地,同时她的身形也重新暴露在空气当中。 M顿时露出一副痛苦不堪的表情:"天啊!"翠西看看自己又显形了,很诧异。Klas暗想糟糕。"蠢女人,你要偿还给我双倍的钱。"然后M猛然停下,看了一阵翠西,露出一个诡异的微笑,补充道:"当然也可以例外。" 翠西从M的表情里能够明显的看出那个的意思。himo皱紧眉头 。M似乎颇为欣赏翠西的模样。翠西虽然很厌烦M 但为了逃出去只好再喝一瓶。M看着翠西对他的挑逗没什么反应,有些无奈的撇撇嘴。 himo:“我们的足音仍然骗不过守卫的。”“刚才那个白痴用了什么来着?” M指着牧师说道"让他重来一次。"himo“牧师你确定不走吗?”Piest没有反应。Klas强行拉起牧师:“我虽然和你们没有交情,但你不应该死在这里。”"给他灌瓶药水,打晕他,背着他走,别让他浪费我们的时间."M快速的说道。 夜风:“不要浪费时间了。”himo:“M,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给那个白痴牧师灌药。"Klas:“快点行动!”夜风:“对,快!”M丢在桌子上的口袋里,还剩下5瓶药水,M本人不时心疼的看看那个袋子。 Klas:“你们都是慢性子么!”夜风:“牧师我们是一个队伍的,不能丢下任何队友。”M看着牧师一副死猪的模样,快要爆发了。夜风:“快点使用静音把!”Klas:“牧师,你要不出去你就别拖累我们。”夜风:“牧师算你帮我们忙还不行么?”Piest:“嗯?”夜风:“算我们求你还不行?”Piest 终于施放了Silence。M看到牧师已经施法了,似乎放心了不少。然后他冲过去照着牧师就是一拳。一直很沉默的SU无言的背起了牧师。M带头朝楼梯走去。翠西默默的跟着。himo抱着宠物。M也展现出了他那一手本事,离开牢房之后,M瞬间就消失在一旁桌子的阴影里。 尽管就在附近,但依然只能模糊的看到M的身影。M很快地抓起一旁翠西的手,同时又抓住另一边法师的手,避免走散。翠西忍住没有叫起来。 himo在M的手心里写:“装备呢?”M没理会法师,继续走着。眼见你们就要离开牢房的建筑,来到外围了。 门口两个守卫交谈着,似乎正在闲聊。猛的,两人嘴形动着,却发不出一点声音。两人迅速的抽出长剑,警觉的看着周围。M此时停下了一阵,观察着周围。两座石制的平房,紧靠在外围的木桩上,大门现在紧闭着。M还在阴影中四周看着,你们不清楚他在想什么。Klas走到平房旁边的窗户,往里面看。KLAS慢慢靠近窗户的时候。窗户猛的被打开,一张脸探了出来。Klas惊讶的连忙后退。那是一个美丽的人类女子,有着乌黑的披肩长发,绿色的瞳孔。她四周张望了一下,当然,没有注意到隐形了的KLAS。然后迅速的把窗户重新关上。Klas吓了一跳,Klas随后又到另一间去查看。KLAS的脚步声引起了很多守卫的注意,他们朝诗人经过的地方看去,却什么都没看到。可惜的是处的窗户是关着的,诗人看不到里面的情形。Klas随后又回到牧师身边。M靠在阴影里,叫了你们一声,试图吸引你们的注意力。 M压低声音说道:"那,那便是守卫搜刮来的东西堆积的地方,而那,那是典狱长待的地方。"Klas:“ok,那么谁去#拿东西呢?”翠西潜行到放装备的房子边看看,窗户是关着的,里面有亮光透出来,也能听见里面守卫的喧闹声,似乎守卫们正在打牌。翠西走回来对可能是队友的地方小声说“里面有人。”然后走到M 藏身的阴影,小声的让他想办法把装备拿出来。M摇摇头,诡异的笑笑,一把把翠西拉过去抓到自己身边,在她耳边说道:"我不去,那和我无关,我现在要做的就是等待时机。"M把翠西扯到自己身边用一只手搂住她.翠西听到M的窃笑着说道:"那是守卫室,那群傻瓜没事闲的会在那里找乐子什么的,然后晚上了他们会回自己的住处,也就是牢房建筑左侧的那一排小屋休息去。"翠西挣扎着说道:“你骗我们…………你这个坏蛋…………”M吓了一跳,紧紧抓住翠西低声说道:"别吵,笨丫头,我没骗你们,你们的东西就堆在那,至于怎么拿出来就和我无关了。"翠西小声了点“你别抓着我…………”M似乎很无趣的一般推开翠西,耸了耸肩。himo 对M低声说:“快出去吧,时间要到了。”M看了看天色:"对,差不多要到了,我们还有3分钟不到,如果现在出去还来得及,至少我来得及,嘿嘿。" Klas释放舞光术,让宿舍看起来似乎着火了,顺手按照G2的声音制造了一个幻声:“着火了!”
miaomiao
初级会员
 
帖子: 21
注册: 11-21-2002 11:07 AM

帖子Manfred » 07-05-2003 09:18 PM

果然是战报...连G1 G2都出现了...

拜托你换个名称好不好...
Manfred
龙堡难民
 
帖子: 77
注册: 06-03-2003 01:45 PM

帖子miaomiao » 07-05-2003 11:12 PM

他们的地位和路人甲、土匪乙类似,所以不再起名了。再说你们也没问过啊,改了也不过是卫士甲………………
miaomiao
初级会员
 
帖子: 21
注册: 11-21-2002 11:07 AM

帖子黯精灵夜风 » 07-07-2003 04:40 PM

这明明是LOG翻版呀....-_-b !!!
Ai!lauriè lassi súrinen ,
yéni únótimè ve ramar alkaron!
yéni ve lintè yuldar avanier
mi oromardi lisse-miruóreva
andune pella, Vardo tellumar
nu luini yassen tintilar I eleni
ómaryo airetari-lírinen.

图片
黯精灵夜风
老会员
 
帖子: 137
注册: 06-05-2003 09:31 AM

帖子Manfred » 07-07-2003 05:06 PM

嗯...同感...和上次那篇都有差距...
Manfred
龙堡难民
 
帖子: 77
注册: 06-03-2003 01:45 PM

帖子miaomiao » 07-07-2003 08:46 PM

我这FC写不出这样的临场感啊!!纯粹是实验啦^^
人家不是有在学习吗,恩恩,给点建议和鼓励吧:)
miaomiao
初级会员
 
帖子: 21
注册: 11-21-2002 11:07 AM

帖子努塔瑞 » 07-08-2003 08:28 AM

我要求在自己的物品里加上日记本,以后的战报用日记的形式写。
DM没问题吧?要求在物品里加上一堆本子,RP用
那么告诉我是现在是哪一年几月几号
黑袍者
图片
头像
努塔瑞
总版主
 
帖子: 1332
注册: 02-21-2002 03:21 PM

帖子Manfred » 07-08-2003 03:41 PM

努塔瑞 写道:我要求在自己的物品里加上日记本,以后的战报用日记的形式写。
DM没问题吧?要求在物品里加上一堆本子,RP用
那么告诉我是现在是哪一年几月几号


嗯...这个主意虽然不错...但是...有些情况就应付不来了...

比如上次没有一个全程清醒的PC.或者分组等...

不过应该有一个人是没问题的...嗯...HY...
Manfred
龙堡难民
 
帖子: 77
注册: 06-03-2003 01:45 PM

帖子JPRP » 07-08-2003 06:49 PM

谁全程清醒谁写....
日记的形式我也比较喜欢
就这么定了
所以要从你角色的观点出发写日记......
嘿嘿嘿嘿,不许用LOG
JPRP
初级会员
 
帖子: 26
注册: 06-05-2003 12:53 AM

帖子Manfred » 07-08-2003 07:02 PM

万恶的miaomiao亚...

我刚刚仔细看了一下...

简直就是把log贴上来.整理都没有亚...

"M压根没理你们,在想自己的事"

himo:“我们要快,这是与时间赛跑。”法师用胳膊肘朝G1砸去。不幸的,砸在了,游侠的后背上。Klas:“M,我们真的需要你的援助。”himo:“对不起。”

看看...这乱的...
Manfred
龙堡难民
 
帖子: 77
注册: 06-03-2003 01:45 PM

帖子miaomiao » 07-08-2003 08:36 PM

我是在IRC上偷听到一位大人教导别人写战报避免流水帐的方法,这样临场感强啊。我就兴冲冲的回来试了。人家有整理吗~~~LOG哪个乱,再说无关紧要有没有异议的对话差开一点比较真实。
我我~~我有说FC的我再练习写吗~~~~~~
miaomiao
初级会员
 
帖子: 21
注册: 11-21-2002 11:07 AM

帖子努塔瑞 » 07-09-2003 05:52 PM

嗯,出去玩,3、4天以后回来,所以要漏跑一次。有没有人愿意代我跑一次啊?
黑袍者
图片
头像
努塔瑞
总版主
 
帖子: 1332
注册: 02-21-2002 03:21 PM

帖子JPRP » 07-09-2003 11:45 PM

吼.......
好吧
看到了
刚才在睡觉,没看到小窗...一堆人给我小窗-_-..MIAOMIAO这个家伙..
JPRP
初级会员
 
帖子: 26
注册: 06-05-2003 12:53 AM


回到 TRPG区

在线用户

正在浏览此版面的用户:没有注册用户 和 1 位游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