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跳舞的辛德瑞拉

奇幻原创文学

版主: Basara

爱跳舞的辛德瑞拉

帖子七种死法 » 06-02-2012 06:28 PM




  辛德瑞拉的母亲是大公爵约克•诺尔曼的后代,但从她祖父这一代开始,诺尔曼家族渐渐地衰落,爵位被降到了伯爵。而到了她这一代,家族里已经没有可以继承爵位的男人——在当时,女人除非有特殊贡献,否则是不允许继承爵位的。所以迫不得已,诺尔曼伯爵将她嫁给了一个非常需要贵族身份好进入上流社会并且身家丰厚的商人之子。这本是一个很好的打算——只要辛德瑞拉的母亲能为他生下一个外孙,然后他把爵位传给外孙,那么诺尔曼-格勒伯爵也会是个不错的结局。可惜的是,第一个孩子辛德瑞拉是个小女婴,而她的外公并没有能等到外孙降临就去世了,曾经无比风光的诺尔曼家族就此终结,到辛德瑞拉为止,如果后人没有什么功勋,便再也进不了上流社会的宴席厅。
  辛德瑞拉的母亲因此经常长吁短叹,认为自己不够争气,是诺尔曼家族的罪人。长吁短叹得多了,便没有多少时间去关心本就不怎么在意的辛德瑞拉。而父亲查尔斯•格勒则更是忙于经商以及讨好贵族,对这个女儿唯一的要求就是“做个合格的淑女”,以便于他向别人展示自己家族的教养。
  慢慢长大的辛德瑞拉渐渐明白了自己的处境,面对着越来越癫狂的母亲和在家中寡言少语的父亲,她只有将在宴会中的淑女面具一直戴在身上,以免母亲注意到自己的些许行为不端,便要长吁短叹地感慨一番,更免得父亲实行那越来越严格的淑女标准。
  然而在她参加过一年一度的名媛成人礼之后,她的生活发生了一些变化。成人之后参加的舞会比起之前作为摆设参与的晚宴要精彩得多,舞会上神采奕奕的贵族少男少女、精致光鲜的场景和美食、华丽优美的音乐和舞蹈,相比她之前的人生而言,这就像一场精心编织的梦,辛德瑞拉很快便坠落其中不愿醒来。
  但好景不长,或许是想着如果辛德瑞拉是男孩子,那诺尔曼家此时将收获一个新晋伯爵而不是一个淑女,或许是被多年的忧愁苦闷击垮了,辛德瑞拉的母亲忽然病得十分重,十多天后,就去世了。
  不用再面对母亲带着苛责的目光让辛德瑞拉松了一口气,但她很长一段时间将无法去参加舞会,这让她显得十分忧郁。而父亲将她的忧郁当做母亲逝世的忧伤,便不去管她。没有人在意的辛德瑞拉只好一个人躲在房中,哼着舞曲的旋律,跳着没有男伴的舞步,独自享受着轻盈优雅。
  相比女儿的失落,作为父亲的查尔斯•格勒最近很高兴。为了家族能挤进贵族的圈子,格勒家已经付出了太多——他的两位兄长,一个从军一个从政,但都失败而身死。当轮到自己该站出来的时候,他的父亲为他选了一条最安全却让人羞愧的路:与没落贵族联姻。
  事实证明他父亲是对的,十五年过去了,现在格勒家的地位已经大不同前。虽然从最初贵族们口耳相传的“区区一个暴发户”到现在的“慷慨热情的格勒先生”,查尔斯不知道付出了多少努力,不过幸运的是,最终他连上帝也感动了,将诺尔曼家的疯女人收了去。
  在频繁地举办了几场宴会之后,“格勒先生”向他的贵族朋友们透露了他的孤单:只有举办宴会才能叫他暂时忘记这悲伤,只有在灯火通明的大厅中和众人谈天说地直到深夜才能勉强睡去。于是几个月后,许多贵妇人们为他落下两滴眼泪,向他介绍了几个可以作为续弦的对象。但“格勒先生”婉拒了她们的好意,于是他又成了“痴情的格勒先生”,这已经是一个十分难得的称呼。
  在格勒先生的声望不断上涨的时候,辛德瑞拉仍旧是一场舞会也没有参加,人们都为她对母亲深沉的爱而打动,称赞她为“纯洁的辛德瑞拉”。辛德瑞拉只好继续穿着黑色的丧服长裙,一个人在房中跳着,旋转着,从小步舞曲哼到夜之圆舞曲,从宫廷舞步跳到华尔兹,她沉静在自己的世界中,享受着出生以来最长的宁静。
  但这宁静很快也被打破了,有一天家中举行了一场晚宴,格勒先生像是终于想起自己的女儿一样,将辛德瑞拉从独舞的梦中叫醒,让她打扮之后来到餐厅。
  在宴席中,格勒先生先是和客人们热情地讨论着王城的一切——其实这些他们已经说过许多遍了——接着轻巧地将话题引到辛德瑞拉身上。客人们这才发觉她那有些苍白的面容看起来是多么地悲伤,甚至有贵妇人说她太悲伤了,以至于显得有些阴沉。
  “这个孩子需要一个母亲,这样的生活对她太残忍了。”贵妇人们婆娑着泪眼说道。
  客人们都劝了起来,格勒先生看着自己美丽却瘦弱的女儿,也终于忍不住流下两滴眼泪。
  “我对不起你,我亲爱的辛德瑞拉。”他呜咽着说。
  
  玛莎上一次看到查尔斯•格勒已经是十七年前了,那时候玛莎刚刚怀孕,却被情人送到了英格兰,从此连书信往来都中断了,唯一的连系只有他每年托人带去的生活用度。一对双胞胎女儿的姓是她自己的,名字也是玛莎自己取的,虽然生活富足,但孤单的生活让玛莎显得十分憔悴,十几年前的美丽容颜早已经不复存在。
  不过在格勒先生的眼中,玛莎还是那么可爱,看到她,格勒就成了查尔斯,而不是“高尚的格勒先生”。两个双胞胎女儿个子高挑,容颜秀丽,则更是上帝的恩赐了。
  这场婚礼非常低调,但为两个“继女”补上的成人礼却十分奢华,不仅彰显着“格勒先生”的品格,财富,更标示着他日益巩固的地位。从这时开始,格勒家再也不需要借“曾经的伯爵”的名义,诺尔曼家族给格勒家族带来的阴影已经完全消失了,格勒家名正言顺地成为了上流社会的一份子。
  被遗忘的辛德瑞拉苦闷地呆在自己的房间里,她好长时间没有做除了丧服外的衣服了,偏偏这段时间她又长高了一些,旧的礼服已经不合身了。可是她太想参加舞会了,于是她第一次主动去找父亲,想解决礼服的问题,但格勒先生太忙了,辛德瑞拉伤心地回到房间看着礼服发着呆。如果母亲还活着就好了,她这样想着,至少她会给自己准备好礼服。
  舞会快开始的时候,辛德瑞拉心里难受极了,她不能穿着不合身的礼服,更不可能穿着丧服去参加一场这么盛大的舞会。
  “好了,辛德瑞拉,这场舞会的主角可不是你啊。想跳的话,在房间里不是也能跳吗?”
  “可是我想和别人一起跳。”
  “得啦,他们跳的那样差,不如一个人跳的舒畅呢。”
  “可是舞会还有音乐。”
  “那又如何,你在这里也能听见啊。”
  “可这是妈妈去世之后家里第一场舞会。”
  “跳一次舞又能改变什么?你现在只不过是三个孩子中的一个,还是没有妈妈的那个。”
  辛德瑞拉终于被自己说服了,她躺在床上,假装自己对舞会毫无兴趣。父亲没有在意,而继母玛莎则巴不得她不出现,以免她将自己的双胞胎女儿比了下去,虽然她的女儿们是那么优秀,但毕竟是第一次出席上流人士的聚会。
  成人舞会结束之后,爱斯美若达和葛丽赛妲成了格勒家的新宠,她们拥有最好的衣服,最棒的首饰,她们还拥有了辛德瑞拉从来没有过的父爱。在玛莎有意无意的挑拨下,诺尔曼家的孩子成了不受欢迎的存在。
  仍旧穿着丧服的辛德瑞拉伤心地躲在自己的房间里,她无法忍受心中的嫉妒,她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落入这样的处境。
  “哦,我可怜的辛德瑞拉。”
  房间里有人说话,将她吓了一跳。
  “是谁,谁在说话?”
  辛德瑞拉左右张望,在房间的角落里看到了一个淡薄的身影,那是一团白色的人形雾气,正渐渐散去。
  “你是谁?”辛德瑞拉冲他喊道:“是妈妈吗?”
  没有回答。
  辛德瑞拉忍不住哭了起来,她多希望妈妈还活着,即使仍将自己看成是一个罪孽,也不想像现在这样,被亲人遗忘在角落里。
  随着爱斯美若达和葛丽赛妲获得的宠爱越来越多,她们开始欺负可怜的辛德瑞拉。
  “为什么你总穿着丧服呢,我可怜的妹妹,你看起来那么阴沉,简直让格勒家都蒙羞了。”
  “为什么你从来不笑呢,可怜的辛德瑞拉,难道你痛恨这里的生活,想早些与母亲团聚?”
  两位姐姐不停地嘲笑她,她却一言不发,每天尽可能地躲在房间里。有时候会跳舞,有时候只是默默地祈祷,希望生活能有新的变化。
  然而当变化出现之后,一切变得十分糟糕。
  格勒先生去世了,或许是喝了太多酒,又或许是太劳累,在一天凌晨,格勒先生从贵族晚宴回到家中,忽然去世了。
  他已经是格勒家唯一的男性,去世之后再没人能继承格勒先生的名号。因此按照规定,格勒夫人继承了全部的遗产。她不愿意背上一个丢弃继女的名声,但实在很讨厌情人与别人生的女儿,于是她将辛德瑞拉赶出了原本漂亮的房间,让她住进一间矮小简陋的小屋,又不给她安排仆人,让她自己打扫房间,生火做饭。
  没过几天,辛德瑞拉身上的衣服都显得灰扑扑的,整个人也失去了光彩。
  “哦,我的妹妹,你和这身衣服还真是相衬。”
  “是啊,比起黑色,我也觉得辛德瑞拉更适合现在这一身灰,哦,灰烬,灰烬瑞拉②,你是一个灰姑娘。”
  “啊,葛丽赛妲,你太聪明了,我们以后就叫她灰姑娘吧。”两个姐姐笑着离开了,留下可怜的辛德瑞拉一个人默默地为自己的小屋打扫着。
  有一天晚上,玛莎带着她的女儿们去了贵族的舞会,灰姑娘辛德瑞拉则留在小屋里,给自己做饭。她正要生火的时候,上次的声音又出现了。
  “哦,我可怜的辛德瑞拉。”
  辛德瑞拉往墙角看去,那里正站着一个半透明的白色身影,只看得出是个女人,却分辨不出是谁。
  “你是谁?”辛德瑞拉一边生火,一边问道,这次她已经不是那么惊讶了。
  “辛德瑞拉,可怜的辛德瑞拉,你竟然要自己点火,自己做饭,自己洗衣,自己缝补。”白色的身影向她靠了过来,“让我来帮你吧。”
  辛德瑞拉再次敲击燧石,火一下就燃起来了。
  “谢谢你。”灰姑娘将火堆弄好,抬起头笑着问,“可以一起吃晚饭吗?”
  但是白色的身影又消失了。
  在这之后的几个月里,爱斯美若达姐妹时不时地就会过来嘲弄一下她们的妹妹,辛德瑞拉只是低着头做自己的事情,从不答话。但两人还是乐此不疲地向她炫耀着自己华美的服饰,和她们参加过的舞会。
  辛德瑞拉遇见白色身影的次数也越来越多,虽然她仍旧不明白她是什么东西,她的消失也总和出现一样莫名其妙,但她在的时候,不论辛德瑞拉打扫还是洗衣,做起事来总是更快更好,她似乎总能帮辛德瑞拉找到最简单的方法。
  辛德瑞拉就这样在小屋中过着自己的清苦生活,随着时间的流淌,即使爱斯美若达两人经常给她捣乱,破坏她辛苦种下的兰花,踢到小屋前的铭牌,她的小屋也越来越干净漂亮。
  “仙女”——辛德瑞拉为白色身影起的名字,也不再总是叫她可怜的辛德瑞拉,仙女开始给辛德瑞拉出更多的主意,让她从被欺负的屈辱中站起来,偶尔会在屋前设置一些小小的陷阱,将爱斯美若达的手指刺破,让葛丽赛妲的裙角沾到污泥。最近仙女甚至开始和辛德瑞拉一起跳舞,辛德瑞拉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跳舞了,但是她还记得舞曲的旋律,仍然能将华尔兹跳得轻盈优雅。
  有一天,爱斯美若达和葛丽赛妲两人又来到小屋前,她们告诉了辛德瑞拉一个好消息,国王将为王子举办一场持续三天的盛大舞会,王城所有没有结婚的年轻女孩都可以参加,而且会在出席的年轻女孩中选出一人作为王子妃。玛莎已经为她们两个准备好了王城里的最美的礼服,南边深海的珍珠,北方丛林的鹿皮靴子,而辛德瑞拉只能等待两人成为王妃之后“或许存在的一时高兴”,“送她一间看起来稍好一些的小屋”。
  “噢,我亲爱的辛德瑞拉,我们的机会来了。”两人走后,仙女又出现了,最近她出现的越来越频繁,让孤单的辛德瑞拉感到欣慰。
  “什么机会?”辛德瑞拉将被两人“不小心”碰倒的小木篱笆竖起来,又用扫帚轻轻扫着木条上的灰尘。
  “你可以去舞会了,这是没有邀请也可以参加的舞会。”
  “仙女,谢谢你为我着想,可我没有一件像样的礼服,连舞鞋也没有,也没人会帮我挽发髻,更不要提一件首饰也没有。”辛德瑞拉蹲在地上,无奈地说,“没有马车,我不能走着去舞会。”
  “噢,辛德瑞拉,我可怜的辛德瑞拉,你可以自己缝制礼服,可以挽最简单的发髻,用兰花做胸针,用柳木做头饰,即使这样,你仍然会是王城最美的姑娘。至于鞋子,噢,你逝去的母亲有一双收藏多年的水晶鞋,那是最美丽的舞鞋,更不要提街角的老罗文,你可以用你珍藏的银币雇佣他,他的马车可不输给任何人。”
  听到这里,辛德瑞拉不再叹气,走进屋子开始为自己缝制起礼服来。她的双手是那么灵巧,在舞会开始前一天就用一件丧服改出了一件漂亮的黑色晚礼服,又摘下柳树嫩枝,剥了皮之后制成一串漂亮的柳珠项链①。
  等到舞会当天,玛莎带着她的双胞胎女儿出发了之后,辛德瑞拉悄悄地走进母亲曾经的卧室,找到了被束之高阁的水晶鞋。又悄悄地溜出去,找到前日约好的老罗文,朝舞会赶了过去。
  舞会在王子的城堡举行,等赶到的时候舞会正要开始,善良的老罗文告诉辛德瑞拉,他会在十二点的时候准时来接她。
  第一支舞曲响起,参加舞会的的少女们站成两排,满心期待地看着舞池前的王子,希望能被选中作为他第一曲的舞伴。辛德瑞拉刚好在这时候走进舞厅,她安静地站在队伍的最后,听到乐队奏响的优美旋律,她有些迫不及待地要开始起舞了。
  当王子走到她面前,向她邀舞的时候,辛德瑞拉只想着终于可以跳舞了,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舞伴是谁。在众人嫉妒的注视中,辛德瑞拉和他走入舞池,开始了第一支舞。
  她是这么漂亮,舞跳的是这么美丽,以至于王子舍不得放手,舞曲更迭,王子的舞伴却一直没有换。辛德瑞拉就这样不知疲倦地跳着,今天的舞会比以前曾参加过的更盛大,更华美,与自己一同跳舞的舞伴是那么安静,那么配合,舞也跳的非常好。她等待了一年多的梦想,终于实现了,而且比她梦想的更完美。
  可惜时间总是走得飞快,十二点的钟声很快响起,辛德瑞拉忙停了下来,朝对面的舞伴行了个礼,说:“很抱歉,我得回去了。”
  没有理会对方的挽留,辛德瑞拉飞快的离开舞池,跑了出去。
  回到小屋后,辛德瑞拉哼着一首新舞曲,跳了好一会,才躺倒在床上。
  “亲爱的辛德瑞拉,今天过的好吗?”仙女轻轻地在她耳边问到。
  “你没能看见真是遗憾,比我梦中的舞会还要精彩。”辛德瑞拉坐起来,看着仙女,她的身影越来越清晰,已经能看出是个少女的模样。
  “我看见了,你跳的很好,和王子从第一支舞跳到结束。”仙女轻抚着她的脸颊,“我想王子爱上你了。”
  辛德瑞拉有些难以置信,她知道那是王子的舞会,但她完全没有注意到她的舞伴是王子,她只是沉浸在舞会的气氛中,幸福得跳着舞。
  “王子?”她呢喃着,“是王子吗?”
  “所有人都看着你,每个人都在猜测这个幸运的姑娘是来自哪里。”
  “我不能让爱斯美若达她们知道我去了舞会。”辛德瑞拉站起来,开始手忙脚乱地脱礼服,“玛莎知道会生气的,这样的话明天我也不能去了。”
  “是的,现在还不能让她们知道。”
  过了一个小时,爱斯美若达果然带着她的双胞胎妹妹到了辛德瑞拉的小屋。她们砰砰砰得敲着门,将辛德瑞拉唤了出来,看到睡眼惺忪的辛德瑞拉穿着破旧的睡衣,她们还是有些不太放心,走到小屋里四下打量了一番。
  “哦,辛德瑞拉,你不会明白这个舞会有多么棒的,永远也不会明白,王子和我跳了一支舞!”爱斯美若达照惯例炫耀了一番,就带着葛丽赛妲离开了。
  第二天辛德瑞拉仍旧在晚上偷偷地去了舞会。
  当她赶到之后,王子又前来邀舞,这一次辛德瑞拉注意到周围女士小姐们充满妒意的目光,但她还是欣然接受了王子的邀请。
  “很抱歉,昨天我被您深深吸引却忘记了说话。”开始跳舞后,王子小声地问道,“我能知道小姐的名字吗?”
  辛德瑞拉虽然喜欢安静的舞伴,但这种礼节却不能不遵守,可她正要开口的时候,耳边传来了仙女的声音,“不能说啊,辛德瑞拉。”
  虽然有点惊讶,而且环顾四周并没有仙女的身影,但辛德瑞拉还是微笑拒绝了:“让我们跳舞吧,王子殿下。”
  这一天晚上,爱斯美若达又带着葛丽赛妲前来,舞会上备受瞩目的少女看上去和辛德瑞拉有几分相似,虽然可以肯定辛德瑞拉没有钱买礼服,更没有首饰,但爱斯美若达仍旧有些不放心。
  可前来开门的仍旧是穿着破旧睡衣的灰姑娘,而不是光彩照人的美丽少女。
  “被王子爱上的辛德瑞拉啊,你是否也已经动心?”在两个姐姐离开之后,仙女从辛德瑞拉背后出现,轻轻抱着她,“如果能当上王妃,以后就再也不用受她们的气啦,不用亲手洗衣,不用亲自打扫。”
  “还可以跳舞,只要我想跳就能一直跳。”辛德瑞拉叹了一口气,“那为什么你不让我告诉他我的名字呢?”
  “噢,辛德瑞拉,我亲爱的小傻瓜,虽然王子整晚整晚地与你共舞,虽然他看着你的眼睛一眨也不眨,可你不过是落魄的贵族后裔,生活在这简陋低矮的小屋里,连一个仆人也没有,如何保证自己能成为王妃?如果他最后不向你求婚,你却让人们知道你的名字,玛莎会如何待你?”
  “她会将我从小屋赶走,让我没有庇身之所,连最后的凭借也夺走。”辛德瑞拉想到这里,转过身看着仙女,“我该如何做呢?我的仙女。”
  “谁也不知道,可怜的辛德瑞拉。”仙女的身影开始逐渐淡去,但辛德瑞拉觉得她比昨天又清晰了一些,是和自己形体相仿的瘦弱少女。
  舞会在第三天晚上显得格外的盛大,辛德瑞拉仍旧比众人来的晚一些,她一进场,便有许多人凑过来想问出她的来历,但王子很快赶到,他十分有礼貌地从众人之中借走了辛德瑞拉。
  “如果你还不愿意告诉我你的事,能不能听我讲我自己的事情?”王子牵着少女的手,将她带入舞池。
  “我很乐意,殿下。”辛德瑞拉行了个屈膝礼,将手放到王子的手中,开始随着音乐起舞。王子用他温和的声音开始讲述自己的故事,小时候他受到的教育十分严厉,因此他的故事多半是被惩罚的情节。这让辛德瑞拉有些感同身受,时不时地回应着。
  快到十二点的时候,王子问她:“你又要先行离开了吗?”
  辛德瑞拉眨了眨眼睛,说:“是的,殿下,我必须在12点之前回去。”
  “不,你至少要告诉我如何才能再见,否则我不放手。”王子将她的手紧紧握住。
  辛德瑞拉觉得好笑,轻声说:“不,你不会这么做的,绅士是不会让女人为难的。”
  “不,我不会放手。”王子的声调软了下来,“至少告诉我你的名字,好让我能找到你。”
  辛德瑞拉叹了一口气说:“我们会再见的。”
  说完挣脱了王子的手,转身跑了出去。王子在后面小跑着追出舞厅,却看到辛德瑞拉下楼梯的时候不小心摔了一跤,将一只水晶鞋摔在地上,他连忙上去想帮她一把。但辛德瑞拉干脆将另外一只鞋也脱下来拿在手上,飞快的跑走了。
  辛德瑞拉回到小屋后,一边把礼服脱下来一边说:“我将水晶鞋留了下来,如果他愿意娶我做王妃,应该会来找我。”
  没有回答。
  辛德瑞拉才想起,最近仙女虽然出现的越来越频繁,但每次都是她主动现身,自己主动与她说话还是第一次。躺了一会,仙女仍旧没有出现,辛德瑞拉却开始想象以后的生活,不一会她睡着了,在梦中她成了王子妃,在水晶大厅里跳着舞,周围的人围成一圈为她鼓掌欢呼。她看到玛莎三人也在,于是她停下来,让卫兵将她们抓了起来。爱斯美若达一边哭喊着一边道歉,但卫兵还是将她押了下去。
  这时候门被敲的砰砰响,辛德瑞拉从梦中醒来,看到礼服还没有藏好,忙慌慌张张地收拾了一下。爱斯美若达在门外喊了起来:“辛德瑞拉,你这个灰姑娘,快开门!”
  辛德瑞拉将门打开,却看到玛莎也来了,三个人将她推开四处查看着,但是因为嫌弃小屋的破陋和灰尘,没能找出什么。
  “明天起,你要为我们的花园浇水。”玛莎丢下一句话带着女儿们离开了。
  辛德瑞拉将门关上,轻声呼唤着仙女,但仙女一直没有出现。
  第二天,她为玛莎的花园浇了水之后,又被吩咐去擦拭门前的台阶,做完一样又一样,但一直没有听到任何关于王子的消息。
  直到夜幕降临,她才被允许回到自己的小屋。辛德瑞拉十分希望仙女能出现,能向她倾诉自己今天的遭遇和对未来的期望。但仙女一直没有出现,这让她有些惊慌,因为仙女在往日应该早已经现身安慰她了。
  现实就如仙女说的一样,她只是一个落魄的贵族后裔,命运已经被染上灰色。但仙女消失之后,王子若有若无的爱慕已经成了她唯一的依靠,她想要摆脱这困苦的生活,比任何时候都要想。她开始做梦,在梦中王子总是派了好多人来迎接她,爱斯美若达等人则一遍遍地被押进监牢。但仙女总是背对着她,一闪而逝,这让她感到忧伤,在之前的清苦日子里,是仙女一直陪着她,为她排解忧愁,给了她为数不多的快乐。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辛德瑞拉越来越相信王子会来找自己。玛莎吩咐的任务让她身心疲惫,但她的眼神却总是泛着光彩。
  终于有一天,辛德瑞拉在打扫庭院的时候,外面来了一伙人。玛莎带着她的双胞胎女儿到了门前迎接,原来是王子派来的士兵。他们拿着辛德瑞拉的水晶鞋,朝玛莎喊道:“国王下令,全城的少女都要试穿这只鞋,合脚的要去王宫见王子。”
  爱斯美若达认出这是舞会上神秘少女的鞋,忙从士兵手中接过。但她的脚宽了一些,她赌气地往里硬挤,却被士兵拦住了。接下来轮到葛丽赛妲,她有些激动地把脚伸进去,可是她的脚趾长了一些。
  玛莎三人失望地看着那只水晶鞋,恨不得将脚削掉一些,好穿上它去和王子相会。这时士兵又嚷道:“格勒夫人,你有第三个女儿吧?快让她也出来穿一下。”
  “她?不会的,她根本没有去过舞会。”爱斯美若达忙摆摆手,说,“我这位妹妹平时根本不会打扮,只喜欢做女仆的工作,把自己弄的灰扑扑的,怎么会是这只水晶鞋的主人呢?”
  “这是国王的命令,女士们。所有的少女都要试穿。”士兵不愿意听她们的说辞,只是自顾自的嚷着,“快些,女士们,我们还要去其他地方。”
  玛莎没有办法,只好将辛德瑞拉喊了过来。辛德瑞拉接过水晶鞋,她没有急着试穿,而是轻声地叹了一口气,说:“仙女啊仙女,你为什么不在了呢,你看到了吗?王子已经来接我了。”
  在众人惊讶的眼神中,她将鞋子穿了上去,大小完全合适。
  “哦,小姐,请把鞋子给我。今天晚上会有马车来接你,到时候你会和其他适合这只鞋子的少女们一起被国王和王子接见。”士兵队长朝她行了个礼,准备去下一家。
  “不用了,先生。”辛德瑞拉的嘴角泛起一丝微笑,“我有另外一只。”
  说完她小跑着回到小屋,将另一只水晶鞋拿了出来也穿在脚上。于是所有人都相信了她就是王子在寻找的少女。
  士兵们激动地带着辛德瑞拉回到城堡。在路上,辛德瑞拉一遍遍地轻轻擦拭水晶鞋,直到眼泪落了下来。
  因为她忽然明白,仙女从一开始就不曾存在。




①:cinder是灰烬的意思,和辛德瑞拉的英文Cinderella的前半部分相近。
②:据说柳树嫩枝剥了皮后是牙齿的白色,也就是差不多是珍珠色。据说……
即便看得到那些遥远的真理,看得见这万物的轨迹,但我终究只是个软弱的人类,只是这世间和时间的大河中一粒沙粒罢了。好好去做一个人,好好去做一个人能做的事,去挣扎,去软弱,去无奈,最后和所有人一样去死。这是我想做,也唯一可以做的事。
头像
七种死法
版主
 
帖子: 59
注册: 11-20-2008 02:08 PM

Re: 爱跳舞的辛德瑞拉

帖子MyriadStars » 06-03-2012 12:35 AM

文章的结尾是个亮点。
感觉前半部分似乎有点过长。
头像
MyriadStars
wielder of the art
 
帖子: 2612
注册: 02-21-2002 05:48 AM

Re: 爱跳舞的辛德瑞拉

帖子七种死法 » 06-03-2012 01:47 PM

恩,一开始写的时候没有想好到底写什么,写着写着就写多了,本来的构想父亲的戏要稍微多一些,所以介绍的时候写的比较详细,后来又删了。改的时候觉得还行,就没花力气改……
即便看得到那些遥远的真理,看得见这万物的轨迹,但我终究只是个软弱的人类,只是这世间和时间的大河中一粒沙粒罢了。好好去做一个人,好好去做一个人能做的事,去挣扎,去软弱,去无奈,最后和所有人一样去死。这是我想做,也唯一可以做的事。
头像
七种死法
版主
 
帖子: 59
注册: 11-20-2008 02:08 PM

Re: 爱跳舞的辛德瑞拉

帖子寒来暑往 » 06-21-2012 04:19 PM

童话改编故事,满有趣的。
寒来暑往
初级会员
 
帖子: 2
注册: 06-21-2012 04:12 PM


回到 原创文学

在线用户

正在浏览此版面的用户:没有注册用户 和 2 位游客

cron